梅子:对于当今城镇化,突然之间糊涂了

作者:梅子 发布时间:2019-07-11 13:03:39 来源:梅子公众号 字体:   |    |  

  城镇化的充分发展必然步入城市化。按传统的说法,城市化是工业化的必要条件,更是现代化的外显标志。问题是现代城市与大机器生产不兼容,因而驱逐制造业,目标变了,理论本身能不变吗?就宏观经济低端考察,各生产要素再均衡被环境、生态、资源反复检验后重新配置,造成的后果一是制造业“下乡”,二是市场被多次加杠杆放大后向城市汇集,三是劳动力与创造价值的企业再分离,价值的实现畸形繁荣,被扭曲着释放;就全球化经济高端考证,金融的作用被过度放大,它不但为制造业输血,而且还抢劫制造业,并由此构成周期性荣枯,形成对所谓现代经济的全息描述——而这就是佐利克主导世界银行为中国所做的“顶层设计”,与之配套成龙的是私有化,是有步骤且不可逆转地摧毁国企,是打开国门做游戏引狼入室。

  城市的功能还剩下哪些?一是汇集人才,二是聚集财富,三是形成大市场去实现价值,但它本身不创造价值,其中最典型的例子是土地本身不存在价值,但开发利用就有了价格,经反复炒作盖大楼再反复炒作就把价格炒到了天上,从而对乡村吸血并吸引人才。这么做的结果,一是经济加杠杆批量“造富”,加快资本凝聚,全社会“投资”变“投机”,远离“勤劳”、“善良”;二是靠金融剥夺让老百姓财产缩水,最终让生物链最低端的工人农民活不下去,从而把广大农村“腾笼换鸟”,再造“农业资本家”;三是金融、财政一体化并与资本捆绑着造就数据面“虚假繁荣”让财富扎堆,并靠加杠杆呈几倍、几十倍地放大,但却矗立在沙滩上,以便于西方对我国经济进行抢劫。

  农民进城能带来什么?不是劳动力本身,不全是农民衣兜里的那两个“小钱”,而是他们身后的土地。土地总量控制在全国已实行多年,十八亿亩红线清清楚楚,但农地“量”的让出就等于城市膨胀“量”的余地——这正是鼓励农民进城的奥妙所在,也是规模空前的“城镇化”的根本出发点,其中以巨大的谎言掩盖着不知多少罪恶,亦不知把多大的财富变作不动产捆绑在房地产上供人抢劫,我发现这些年被抓起来的大大小小的贪官污吏竟绝大多数与房地产有关,应该就说明问题了。游戏已很难玩下去,玩杂耍的烂包了,现在对这个谜最多能解析到什么程度?有个非常知名的经济学家说:农民手里起码还沉淀着十万亿资金,得让他们拿出来花掉;农民的土地蕴藏着四十万亿到八十万亿的发展潜力,得把土地推向市场。这话已经说白了。

  在资本为王的语境下人们总是把服务业吹得天花乱坠,说的那么高端,但却恰恰忽略了服务业不产生价值的实质,这就像城市不生产价值一样地令人泄气。在城市,我到你家教孩子每天收你五百块,你到我家做保姆每月赚我六千块,财富有所转移这不假,但我们对社会创造了什么价值?这个道理很浅显,你偏要把它说复杂,那就不太好办了。为什么逼着农民把手中仅有的那点救命钱花掉?为什么死乞白赖地连诓带骗逼农地上市?为什么急于摧毁工业化人工配套?对这个问题不敢想,否则,问题大了,毛病多了,就踩着别人尾巴了。

  而今加速城镇化非一日之功,我们年复一年地压低着农副产品价格,我们日复一日地扩大农副产品进口,我们甚至成功培养出了讨厌务农的起码两代人,但却走到一半把农民扔了,他们务农没兴趣,他们经商没钱,他们打工肯定遭经济危机和智能化双重夹杀,除此还有加杠杆。不止经济加杠杆,现代人还为自身加杠杆,又是汽车,又是手机,还有电脑、IPid之类的,累不累啊!生活本来已这么累,还微博、微信玩不够,乐此不彼,这也产生价值吗?其答案,你充其量把产品变作商品从而帮资本家实现了价值,而自己没创造任何价值。

  有个农民问我现如今大搞城镇化是不是否定了农民否定了四十年来的农村政策否定了七亿农民的辛勤汗水和劳动,这一问还把我问住了。农民进城变市民肯定是对自身身份的历史性否定,农业从集体到个体再到集约化意味着否定之否定,但这两项都还不算太狠。最狠的,农民都喜欢盖房子,从草棚到砖瓦房再到小楼其中渗透了几代人心血,省吃俭用,量入为出,有的至今还欠着债,那真是一颗汗珠摔八瓣攒出来的,你把房轰隆一声推倒了,再呼啦呼啦推平了,不也意味着否定吗?但是,所有这些都不能说,否则肯定吐不出象牙来。

  这年头不能问的太多、没法回答的太多、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太多,但是面对城镇化,我最关心人类本身的再生产。当今的中国已步入老龄化社会而年轻人婚姻质量不高、生育意愿不高,若人类自身已难以完成再生产,且不说未富先衰,你即便富得流油又怎样?

  人类本身的再生产——这才是最值得关注的,也是不容忽视的。

1bc3da909d20306e312955a7e2566c4c.jpg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