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七十年国外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历程与发展

作者:孙建茵 发布时间:2019-09-02 08:40:12 来源:光明日报 字体:???|????|??

  新中国成立70年来,对国外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我们已经从追逐其思想动向的“跟跑”状态,逐渐发展为与之交流对话的“并跑”状态。如何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历史方位下迈入“领跑”的新阶段,是我们亟需思考的现实问题。

  研究的历史分期与当代发展

  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中国的国外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发展历程大体可以划分为四个阶段:从新中国成立到改革开放前的人员储备和理论准备阶段、改革开放到20世纪90年代的兴起阶段、20世纪90年代初到21世纪初的深入发展阶段以及21世纪初至今的繁荣阶段。

  人员储备和理论准备阶段。《哲学译丛》和《现代外国哲学社会科学文摘》的创刊使中国学术界初步了解了卢卡奇、沙夫、萨特等哲学家的思想。与此同时,译介西方哲学着作的工作也已经展开。总的来说,这一阶段尚未真正展开研究性工作,但是这个阶段发挥了准备期的重要作用,即在人员的储备以及理论的初步认识两个方面为后续的国外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奠定了基础。

  发展为“显学”的兴起阶段。随着西方马克思主义的学术地位在国际学术界逐渐获得认可和重视,改革开放打开了面向世界之门,国外马克思主义哲学思想在国内学术界得到了广泛传播,国外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随之强势兴起。这一阶段的研究主要以西方马克思主义研究为主,相关的论文、译文、专着、译着在数量上有了较为明显的增长。此阶段,国外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在队伍培养和学术认知上都取得了长足进步,显出蓬勃之态。

  稳中求进的深入发展阶段。20世纪八九十年代,国际风云变幻,东欧剧变,冷战结束。在这些重大历史事件的冲击下,世界马克思主义陷入危机,马克思主义理论各学科在备受质疑和挑战的同时也面临着巨大的机会与生机:用马克思主义的思想把握、理解、剖析当今世界的新变化成为重要的新课题。在这样的背景下,国外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时刻关注世界马克思主义的思想动向,非但没有低迷,反而逆势而上、稳中求进:学术队伍不断壮大,学科的价值和意义得到广泛认可,有代表性的研究中心和学者影响力不断增强。可以说,向社会现实和理论深处掘进的国外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成为中国学术界中学术影响力较大、发展势头较好的研究领域之一。

  厚积薄发的繁荣阶段。21世纪,经济全球化进程日益加快,世界范围内各种思想互相碰撞、激荡空前活跃,这为国外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提供了前所未有的丰富资源。更为重要的是,在党中央实施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的政策支持下,国外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进入了思想活跃、理论成果井喷式发展的繁荣阶段。

  研究的演变趋势与最新特点

  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中国的国外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发展经历了诸多变化,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总结:

  研究视域不断拓展。如果说,国外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起步阶段还是以西方马克思主义作为主要对象的话,那么今天其研究视域早已扩展至西方马克思主义之外和之后的更大范围。尤其是进入21世纪后,一批有学术开拓性和前瞻性的学者已经意识到西方马克思主义研究视域的局限,而自觉地从西方马克思主义出发,探索新的研究领域。发展至今,国外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不再是西方马克思主义研究一枝独秀,而是在整个世界范围内积极拓展领域,博采众长,汲取更为丰富的理论精髓。国外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范围也从“西方”扩大为真正的“国外”。

  研究主题逐渐丰富。除了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关于阶级、国家、民主等传统主题的持续讨论之外,国外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始终与前沿问题并进,主题不断更新、越发灵活丰富。进入21世纪,国外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在哲学、政治学、社会学、伦理学等领域进行跨学科、多学科的探索,推动了政治伦理学、文化记忆与身份认同等新兴主题的开掘。

  问题意识日趋明晰。早年间,国外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在翻译、追踪、评述西方马克思主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以期达到对该领域前沿问题的把握。在深入发展阶段,研究者们更加注重与国际学术主流的有效对接和对话。一路走来,国外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从最初的译介性研究走向自主性研究。在这个过程中,国外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始终具有强烈的问题意识,持续提高学术鉴赏力,追踪研究最前沿。

  研究的价值与现实意义

  发展成为重要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21世纪初,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决定增设马克思主义理论一级学科,其中下设的二级学科即包括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此后,一大批博士、硕士学科点获得批准,学科体系日益完善,人才培养能力不断扩大。

  形成了稳定、高水平的学术队伍。从兴起阶段的研究人员数量有限且主要集中于少数重点研究院所和高校,一直到今天凝聚了一批学术视野开阔、理论功底扎实、研究水平较高的学者,在这个发展历程中,新中国成立之初第一批国外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者发挥了重要的学术领军作用。在他们的带领和引导下,这支队伍持续吸纳鲜活力量,继往开来,不断成长,一些具有各自学科方向特色的研究机构、研究中心也脱颖而出,对于培养国外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新人,推动国外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发展意义重大。

  达成了基本的学术共识。虽然在人员储备和理论准备阶段、兴起阶段,关于国外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很多问题甚至包括概念本身都存在过很多争议,但发展至今,已经达成的理论共识是国外马克思主义哲学良性和可持续发展的基础。首先,肯定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是马克思主义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加强对国外马克思主义新成果的关注,对当代世界马克思主义思潮的把握,对于我们正确认识资本主义发展趋势和命运,深化对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理解、进一步发展马克思主义具有借鉴价值。其次,我们关注、研究国外马克思主义的思想动向,不仅可以更好地认识世界,更有助于认识中国,服务中国自身的经济政治社会发展、文化思想理论建设。最后,要始终坚持国外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立足现实的内在指向,顺应时代发展,对既有的研究理念与方式方法进行与时俱进的调整,让理论与实践始终保持良性互动。

  中国的国外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发展的70年历程,是其作为一个学科领域从无到有、艰难求索、蔚然成风的70年。未来已来,新时代赋予国外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者新的使命,国外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前景值得期待。

  (作者:孙建茵,系黑龙江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