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亦民:遭雷劈的诺亚,被烧焦的中产

作者:余亦民 发布时间:2019-07-10 20:13:19 来源:此木为柴的博客 字体:   |    |  

706b21e268eb4619f5e1b9c44982194f.jpg

  人们不禁纳闷,诺亚究竟何德何能、天赋异禀,以一己之力承接了近年中国资本市场上所有的大雷?

  甚至诺亚人对自己连遭提名又惊又喜——为什么遭雷劈的总是我?

  诺亚又又又踩雷了。

  6月19日在上交易所完成承兴国际34亿供应链金融贷款的股权质押,6月20日承兴国际董事长、商界木兰罗静被抓。彷佛遭人算计,请君入瓮。

  这两年资本市场上的暴雷虽然很多,但紧要的只有那么几处,也只有诺亚这样的专业机构和行业龙头才能悉数纳入囊中。

  诺亚的这次精准踩雷,与辉山乳业和接盘乐视那两次巨雷一样,于狂风中发型不乱、步履稳健,一步一个脚印地把引信已经丝丝冒烟的地雷踩在脚下。

  财富管理公司通常都号称自己是风险管理的“避雷针”,通过产品筛选的风险分散来化解风险,为投资人赢得风险收益。

  物理学的常识却告诉我们,“避雷针”的工作原理其实是“引雷”,是通过引雷实现避雷。

  现在看来,诺亚的一款款投资产品,恰似那根又细又长的避雷针,插入带电的云层,在这雷雨交加的时期,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为投资人“引”来了一遍又一遍的惊雷。

  遭雷劈是诺亚,而被烧焦的则是诺亚的那些投资人。

  一、躲过了金城,却躲不过诺亚

  钜派的理财经理小王好久没有如火如荼地给我打电话了,以前的每通电话她总是毕恭毕敬地邀请我参加她们公司组织的高净人士艺术品或者红酒雪茄鉴赏活动,一口一声温柔如我的私人助理一般呼唤我“**总”,又彷佛我就是她唯一、或者至少是最重要的客户,让身为客官我不禁流连忘返。

  但我还是禁住了,我也是老江湖好不好。

  我安排助手小曹去跟小王见了个面,算是了结一桩孽债,看微信照片,小曹明显比小王更有气质。尽管小王经常会晒些邮轮度假之类的孤独美人照。

  苏州是金城的重要根据地,苏州高新区甚至供了一块繁华地段的商业用地给金城建设苏南总部,金城做的项目又都是政府项目,给苏州人的印象是金城得到了苏州高新区政府的加持。于是我的很多中产或者高净朋友都是金城的客户,印象最深的有两位:一位是搞建筑工程的老方,他是金城的大客户,每年金城的客户答谢宴会他都坐主桌,大哥很厚道,时不时会跑过来跟坐在偏远地区的朋友打个招呼;一位是公务员小吴,她也是光明正大的大客户,她说家里亲戚朋友的钱都汇集到她名下一起投了金城。

  金城已经爆了一年多了。偶尔跟他们联系,都不提这事。说多了都是泪。

  金城暴雷后,身为苏南高管的朱总带着丰富的客户资源转身加入了诺亚。

  朱总带来的投资人,苏州老板牛先生的照片后来出现在2018年诺亚丽江年会时静波董事长演讲的大屏上——那是牛先生找诺亚维权的照片,静波小姐明确号召:“出清坏的参与者,是长期健康发展的保证”。(照片已经发不出来了,不知道这片文章是否能发出)。

  我一直怀疑静波小姐也是小年老师的粉丝,2008前后那些年MBA热的时候,小年老师一直跟各地的高尔夫学员们讲“市场出清”。这是题外话。

  出了这样的事,朱总自然在诺亚待不下去了。

  躲过了金城,却躲不过诺亚。

  朱总并不灰心,最近又在搞移民项目。换块地照样割韭菜,谁割不是割呢? 哦,割谁不是割呢?

  二、商界木兰罗静与金融木兰静波的斗智斗勇

  “雄兔脚扑梭,雌兔眼迷离,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花木兰是巾帼英雄,但雌雄莫辨的木兰在资本市场上肯定是赝品的隐喻——木兰嘛,本来就是假的,本来就是假的,本来就是假的。

  这一次,商业木兰技高一筹,把金融木兰坑了。金融木兰毫不示弱,立即报警把商界木兰抓了。

  看资料的时候,6月19日的股权质押与6月20日的罗静被抓,给人一个强烈的印象就是金融木兰被商业木兰算计了。这个有点儿冤枉诺亚了,诺亚的wind contronl (风控)没有那么弱,而且这也不符合金融木兰诚实正直的品性。

  说到这里,早上看了我发的朋友圈后,有位朋友跟我澄清“金融木兰是汪总而不是罗总”。我诚心感谢,这个真的是我搞错了。我原本以为被抓的罗总是金融木兰。原来她们俩各有分工,被抓的是商业木兰,在外逍遥的是金融木兰。再次一并更正并致歉。

  承兴京东供应链金融贷款的各种手续都走完了,款也放到位了,某位亲信给金融木兰耳语了一番,金木兰花容失色,亲自找到商木兰的办公室。

  商木兰手提炸药包,温柔地告诉金木兰:事已至此,希望姐姐继续帮我完成后续融资,否则只好一起死了。

  金木兰“决眦入归鸟”,怒不可遏——给你一天时间,要么还钱,34亿,一分不少,要么报警,你等着坐牢吧。

  商木兰说姐姐三思。金木兰拂袖而去。

  于是,商木兰被抓了。金木兰被爆触雷。

  三、金木兰的内部信

  经历了2014年景泰事件的金木兰,处理商木兰事件果然游刃有余,当晚加班熬夜发布了一封内部信。

  说是内部信,其实就是面向全社会的公开宣言。孩子是打给外人看的。

  现摘要若干,并做解读——

  1. “公司的核心价值观是正直诚实”

  金木兰在内部信中告诫全体同仁:我们绝对不会发现问题却掩盖问题,用一个错误来掩盖另一个错误。这点确实难能可贵,必须点赞,如果在商木兰威胁之下选择了同流合污,后果真是不堪想象。

  这一点就是金木兰与商木兰在本质上的区别。商木兰本质上就是骗子,当她手托炸药包想当董存瑞的时候,没想到金木兰以大无畏的勇气金刚护体帮她拉响了炸药包。花木兰失算了,金木兰此刻还是壮士,人家只是壮士断腕而已。

  2. “从宏观角度来说,经济走到了周期的尽头……资本品价格不再上涨的时候,暴雷的会越来越多,系统性风险会越来越大”

  这句话主要是想告诉投资人,暴雷不是诺亚的问题,是系统性风险,是经济周期使然。打个比方——你们看到了我们的风险暴露,看到了我们没穿底裤,但这其实不是我们的问题,这是因为——退潮了!如果不退潮,我们怎么会是在裸泳!

  这个就是不怪自己在周期的狂欢中赌上了底裤,只责怪潮水不该退场!

  是啊!只有在退潮时我们才知道谁在裸泳。

  3. “我们从事金融业,是通过管理风险而获利的,我们必须更深刻的理解:风险不会消失,只能被分散”。

  说的多好!湘财私人银行部出身的汪主管真是越来越专业了。

  然而诺亚的所谓分散风险,并不是通过产品的筛选和设计或者什么投资组合,而是通过人均痛苦指数来实现的——六千亿的理财产品,除以27万的高净投资人,人均222万,在高净人群那里,风险确实分散了,222万在这些人眼里并不是个要命的数目。

  4. “我们整体是一个非常健康的公司,每一个基金的资产都是相互隔离的,不会发生连锁反应和系统性风险”。

  这句话的含义很丰富。

  首先是对内部员工打气——其他产品客户质问的时候,你们要理直气壮地告诉他们,这个产品的损失与你们无关,你们的产品正常运营,您就在家里踏踏实实地等着拿租子吧!

  更重要的是正告承兴项目的投资人——你们的产品我们一定尽力向相关方追偿,但是你别指望诺亚公司或者公司的其他产品为你分摊风险。

  四、第三方理财商业模式的困境

  前几年小贷公司盛行,不少私人老板趋之若鹜,希望借此踏入金融行业的门槛。殊不知,按照专业的行业管理,小贷公司并不属于金融机构。

  前面汪总也号称“我们搞金融的”,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她,她这个第三方或者她那个歌斐,在行业监管分类里都不算是金融机构,也就是说,她和她的诺亚其实还不是“搞金融的”。

  小贷的商业逻辑是用“融资贵”来解决“融资难”的问题,那些小企业不是贷不到款吗?小贷公司提高利率之后来提供贷款。

  很快证明,“融资贵”并不能解决“融资难”的问题。再高的贷款利率也覆盖不了贷款本金,人家借的时候就没想到过要还。于是,前几年小贷公司就破产了。

  那么诺亚等第三方的商业逻辑是什么呢?是用高收益来弥补高风险。高风险资产在金融市场找不到融资,金融市场的定价是市场化的,给不了那么高的收益,或者是能给那么高收益的时候其价格又无法承受,于是项目就流传到了一级市场。

  一级市场是不透明的。这就产生了操作空间,通过小王们销售的“话术”找到了不敢买房不敢炒股的高净人士。

  完美闭环。

  小贷的商业模式已经被证明失败了。

  高收益也不可能覆盖高风险。

  行业龙头诺亚也会证明,第三方的模式也不可能成功。2019年2月22日证监会发布的《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销售机构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及配套规则,简称基金销售新规,即将改写第三方财富市场的格局。

  这才是金融木兰高屋建瓴、高瞻远瞩主动介入资产管理业务的先见之明。

  可惜就是,专业还是要尊重的,你个搞销售的,看人家搞产品设计和产品制造的发达,你连产品制造和销售全包了——

  噎着了吧!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