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报:亚马孙的森林火灾与拉丁美洲新的政治时代

作者:埃米利亚诺·特兰·曼托瓦尼 发布时间:2019-09-03 11:49:29 来源:环球视野 字体:???|????|??

  我们在这里,在这个巨大挑战的时期。我们的这个时期需要一种与它相称的回答。避免我们只是资本主义生态灭绝的社交网络的看客。保卫亚马孙实际上象征着保卫生命的所有最后的边界,生态系统的边界,领土的边界,身体的边界和思想的边界。最终是保卫共同的事情,我们所有的人共享的唯一的东西:共同的家园。  

西报:亚马孙的森林火灾与拉丁美洲新的政治时代

  在巴西亚马孙以及本地区其他国家比如玻利维亚已经发生的重大火灾吸引全球的关注,使关于这个非常敏感的生态—地区的根本问题的讨论重新活跃起来。

  当旱季到来的时候,在亚马孙确实存在火灾的季节,主要是在7月至9月这三个月(尽管可能延续到11月)。在南美洲其他地方的广大地区(包括委内瑞拉)也确实发生过火灾,但是没有引起同样的媒体的反响。但是,至少从有正式记载的事情以来,我们面对的是在亚马孙的土地上这种事件(火灾)比去年增加了85%。根据巴西国家空间研究所的估计,从2013年开始记载以来燃烧的面积创造了历史纪录。在玻利维亚的奇基塔尼亚圣克鲁斯省,近50万公顷被烧。

  美国国家航天航空局说,在亚马孙流域火灾的全部活动从今年8月16目起观察,略低于最近15年火灾面积的平均数,尽管火灾的活动在亚马孙州和隆多尼亚州高于这个平均数。但是在所有的情况下,这些火灾的数据是否是最近几年最重大的火灾的数据。重要的事情是透露的时间,亚马孙环境的历史特别的时期,同时说的是我们自己文明时代的数据。

  亚马孙和转折时代:最后的边界和没有控制的采矿主义

  首先必须说的是这些火灾不仅是“自然的灾难”,而且更多是自然的空间改变的产物,比如掠夺者更多的经济活动造成的直接影响,这是由地方的、国家的和跨国的统治的经济利益推动的。对此必须指出以正式的和非法的矿业推动的砍伐森林的高度影响;为了采用单一作物的集约型农业土地的增加,但是也为了有利于势力强大的畜牧业和农业部门;或是木材工业和非法贩卖木材的角色;这是其中一些例子。还有由畜牧业部门为了清扫和整理土地自己推动的烧毁森林。

  对前面所说的提及一个例子,研究已经表明砍伐森林如何成为对这些大火的主要因素之一,面对强劲的东南风让原始森林脆弱,帮助大火漫延。在砍伐森林与火灾增加之间存在一种直接的关系,因此在这些大火与采矿主义掠夺者的利益之间存在直接的关系。请忘记“自然的事故”单一的解释。没有居心叵测的资本主义采矿的利益的行动,就不存在达到这个地步的方式。

  第二,这些火灾实际上向我们表明一个亚马孙社会生态的时期。这些事件正是发生在这个生态地区有一部漫长的受到冲击和压力的时期,正在取得进展,如果继续这样,将接近于一个反思的点,更多地削弱它自己的保护机制和“稳定性”,由此将破坏世界上为生命的再生产所提供的贡献(制造氧气,季节的保护者,碳的下水道,一个湖等)。我们在通过一个非常危险的界线,此外应当被理解为在人类中心说(资本中心说)这些时代的框架内。

  第三,重要的事情是这些火灾暴露了抢劫大宗商品新的边界和在拉丁美洲它与采矿主义新时代的关系所具有的形式。亚马孙大规模的火灾使经历这个采矿主义暴力最多的阶段的政治生态学明显的构建。

  最近几年在本地区一个右倾化的浪潮的进展不应当仅被理解为角色和处在政府的集团的右派和极端右派的定位;而且也应当被理解为一种进展,一种贪婪的抢劫和对自然的随心所欲。这种进展从上面也从下面行动的角色开始,正在造成他们之间分享高度家长制的、专制的和暴力的掠夺的逻辑。

  在他们中间有农业交易的角色;地方经济势力个人的利益(如庄园主);越来越多地砍伐森林和控制大部分自然资源贩卖的有组织罪集团;以及作为角色和引导者的政府,如巴西的雅伊尔·博索纳罗政府。但是不仅是这个政府,而且甚至是其他的政府以别的方式推动开采的最后边界的重新殖民化,比如埃沃·莫拉莱斯的政府(玻利维亚)和委内瑞拉的尼科拉斯·马杜罗政府。

  在本地区博索纳罗是这种统治权力的配置完成最多的面孔。同时他开绿灯,号召扩大阶级的、家长式的和种族主义的暴力,以同样的方式号召贪婪地抢劫亚马孙。2019年砍伐森林的指数增加了。政治的法西斯化也出现了,成为一种反对自然的法西斯化。

  在东南部帕拉州的情况下,在博索纳罗的眼里,一些孩子宣布8月10日是“火日”,其想法是“引起政府的关注”,表明他们想工作,这是“用火清洁他们的牧场”唯一的方式。巴西国家空间研究所根据它监测火灾的计划,记录了在本地区火灾的爆发情况。几天以后变成了地狱。

  保卫生命的边界

  在巴西的圣保罗市白天的黑暗是非常象征性的,随着在电影中娱乐的景象 所代表的东西(请记住“欢迎来到现实的东西的沙漠”的矩阵场面)。特别是这种黑暗到达有特权的消费区域,帝国生活方式的区域。

  我们在这里,在这个巨大挑战的时期。我们的这个时期需要一种与它相称的回答。避免我们只是资本主义生态灭绝的社交网络的看客。

  保卫亚马孙实际上象征着保卫生命的所有最后的边界,生态系统的边界,领土的边界,身体的边界和思想的边界。最终是保卫共同的事情,我们所有的人共享的唯一的东西:共同的家园。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9年8月24日西班牙《起义报》网页)

  链接一:西报:被资本主义的掠夺呑食的亚马孙

  塞西利亚·苏姆迪奥 魏文编译

  亚马孙正在被资本主义的掠夺消灭:矿业的跨国公司和庄园主砍伐森林,他们为了农村的工业、大规模的畜牧业贪图那里的土地,为了资本主义的生产脱离常轨的方式贪图那里的土地。大火已经燃烧了三个星期。数万只动物被烧死,数十种动物已经灭绝消失,地球上最大的原始森林锐减,印第安人民在他们的居住环境毁灭时被转移和消灭。这一切都是为了一小撮亿万富翁将对地球的掠夺变成资本。

  资本主义是野蛮的

  这不是“大火”,抽象地说是“自然出现的火”在摧毁亚马孙,因为这个火是人为引起的,背后有非常具体的利益:亿万富翁的矿业和农业加工业的利益。它们是大型的资本主义康采恩,在掠夺地球的基础上赢利。

  问题不仅是博索纳罗(巴西总统):博索纳罗只是跨国资本主义的又一个屠夫。亿万富翁,庄园主,整个剥削阶级和它的罪恶的制度资本主义才是引起生态灭绝的主角,正是他们掠夺地球,剥削劳动者,引起生态灭绝和谋杀,正是他们命令暗杀农民、印第安人和环保主义者,以便让他们的斗争沉默。正是他们通过精神错乱的大众媒体轰炸劳动者阶级的头脑,正是他们用自己剥削、屈从和让整个社区组织的模式撕裂我们的生命。为了分裂我们,用精神错乱的范式轰炸我们,比如个人主义、种族主义、大男子主义和排外。煽动我们不必要的消费,对强加的孤独提供没有用的“补偿”。为了让我们屈从和更多地剥削我们,用操纵和失去理智轰炸我们,当不是直接使用炸弹的时候,如同在帝国主义反对全体人民进行的战争中那样,其目的是让他们向更多地掠夺他们的资源下跪。

  博索纳罗是一个很坏的人,但不仅是他个人;他只不过是资本轮流的标签:资产阶级总是助力它的法西斯主义的工具以便镇压社会的不满,提高对劳动者剥削的水平,以便提高掠夺地球的水平。根本的问题是社会经济制度。

  反对这个剥削、掠夺和野蛮的制度的斗争是一项至关重要的原则。这不仅是一个“让人吃肉”的问题,是理解结构的、制度的、非常野蛮的根源的问题,是在我们生存的所有空间进行斗争的问题,这是一场提高相对的觉悟水平和使这个阶级的制度起作用的问题,是一场组织集团的回答的斗争,不仅是个人为了取得更大的效果。这是人类和地球需要的事情。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9年8月24日西班牙《起义报》网页)

  链接二:关于亚马孙人们应当知道的五件事情

  阿根廷时报 魏文编译

  亚马孙是世界上最大的热带森林,面积550万平方公里,是一个受到日益增加的砍伐森林和森林火灾威胁的生态瑰宝。

  这里说的是它的主要特点:

  生物多样性的圣殿:亚马孙流域包括740万平方公里,覆盖拉丁美洲近40%,延伸到9个国家:玻利维亚、巴西、哥伦比亚、厄瓜多尔、法属圭亚那、圭亚那、秘鲁、苏里南和委内瑞拉,约60%在巴西。

  根据亚马孙合作条约组织的统计,亚马孙的原始森林有210万平方公里是保护区,包含世界上唯一的生物多样性的圣殿。地球上四分之一的物种在那里,也就是说3万种植物,2500种鱼,1500种禽类,500种哺乳动物,550种爬行动物,250万种昆虫。最近 20年发现了2200种新的植物和脊椎动物。

  地球的肺:亚马孙有世界上三分之一的原始森林,通过亚马孙河和它的支流,提供地球不冻的淡水的20%。

  亚马孙河是世界上最大的河流,根据某些说法,从2007年进行一次新的调查起,它也是世界上最长的河流,长达6900公里。

  根据世界自然基金会的说法,森林的作用如同一个碳的下水道,吸收排放的二氧化碳,释放氧气,此外储存900--1400亿吨二氧化碳,它帮助调节全球的升温。但是砍伐森林正在减少亚马孙这种吸收二氧化碳的能力。

  420个部落

  亚马孙至少已经存在1.1万年,今天它的3400万人,其中三分之二生活在城市里。近300万人是印第安人,他们组成420个不同的部落,其中约60个生活在完全孤立的状态。亚马孙的印第安人讲86种语言和650种方言。

  根据国际生存组织的统计,亚马孙最大的部落是蒂库纳部落,它拥有4万名成员生活在巴西、秘鲁和哥伦比亚。

  巴西卡亚波部落的头目拉奥尼·梅图克蒂雷是反对在亚马孙砍伐森林运动主要的积极分子,在三十年里他走遍世界,要求保护原始森林和它的印第安居民。

  玛瑙斯,亚马孙的“首府”

  玛瑙斯是巴西北部亚马孙州的首府,是巴西最大的城市,面积150万平方公里。它是1669年由葡萄牙人在黑河岸边建立的,靠近与亚马孙河的汇合处。它的人口有180万居民。

  19世纪末由于橡胶的贸易迅速扩大以后,这个城市进入严重的下滑,直到1967年建立一个自由贸易区。

  现在玛瑙斯主要靠它的工业部门生活,进口零部件和材料,出口终端产品,特别是电子设备。在圣保罗和里约热内卢(两个城市都在东南部)之后,玛瑙斯是巴西第三个主要的经济中心。

  大规模砍伐森林

  据世界自然基金会的统计,最近这半个世纪亚马孙的原始森林几乎消失了近20%,正在加速消失。

  自从极端右派的雅伊尔·博索纳罗2019年初就任巴西总统起,到7月测量的砍伐森林的指数与前一年同期相比几乎增加了四倍多,这是巴西国家空间研究所利用卫星系统测定的。该研究所跟踪热带原始森林的砍伐情况。7月亚马孙原始森林被砍伐的面积达到2254平方公里,比上年度增加了278%。

  砍伐森林主要的原因是大豆的生产和畜牧业、建设水电站和公路、矿业和森林火灾。亚马孙除了它的生物多样性之外,矿产资源丰富,比如黄金、铜、钽,铁矿、镍和锰。

  森林的部分现在正被火灾的破坏。巴西国家空间研究所的数字表明,在巴西1月至8月记载了7.3万处森林火灾,这是从2013直以来比任何一年的数字都高。其中大部分发生在亚马孙。与去年同期发生的39759 起火灾相比,这是很大的影响。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9年8月24日西班牙《起义报》网页)

  链接三:这不是森林火灾,而是资本主义的灾难

  智利环境委员会 魏文编译

  “这不是火,而是资本主义”,这是青年的一个重要阶层关于危害地球之肺的环境灾难提出的口号,它没有让任何人冷漠。因为美国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揭露的图像表明受到森林大火影响的土地规模在17天里估计达到60万公顷,仅在巴西火灾面积比去年同期增加了80%。

  地球的肺

  亚马孙经常被认为是“地球的肺”,因为估计它产生地球大气层20%的氧气,积极参加大气层脱碳的进程,这影响到碳的循环。同样它影响拉丁美洲水的循环,因为植物通过它的根部水份直到表层,由于输送的进程在它的气体的阶段到达大气层,如果我们考虑到产生这个进程的数百万公顷,我们可以想象对原始森林所产生的“河”。

  这条河以正面的系统流向南方的国家,依靠雨水冲走大气层的二氧化碳--与地球的升温相联系的主要的温室效应气体--送到地上,使空气脱碳,帮助把碳固定在地里,其他关键的方面为河流提供水分。

  这样估计亚马孙有美国面积的一半:是最大的热带原始森林,我们不知道它将产生的影响,由于森林大火意味着对亚马孙破坏的跳跃释放出大量二氧化碳。

  由于灾难的结果,正在履行博索纳罗的承诺

  博索纳罗提出的竞选承诺是探索亚马孙的经济潜力以恢复经济,批评机构对砍伐森林的警告损害贸易谈判。

  用卫星的方式监测亚马孙的巴西国家空间研究所的所长在与总统发生一次争执以后被解雇了。所长保护卫星的数据,已经表明在6月份砍伐森林比去年同期增加了88%。博索纳罗认定这些发现是“谎言”。

  关于原因,博索纳罗这个极端右派无耻地宣布,这是由于旱季,把火灾归罪于环保主义的非政府组织,他一直在迫害它们,减少给它们的资金,作为对反对他的政府的某种报复。

  巴西环境部长里卡多·萨莱斯星期三在推特文章中说火灾是由干旱的气候、风和热造成的。但是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的气象学家哈莱·布林克说,火灾“最终是由人引起的”,不能归罪于自然的原因,比如闪电。

  对此要加上生态学家艾德利安·穆埃贝特的断言,她研究了在亚马孙砍伐森林对气候变化所发挥的作用。她说:

  【“在前些年森林火灾与缺少雨水有很大关系,但是今年是相当潮湿的一年。这让我们思考这些火灾是由砍伐森林引起的”。】

  巴西国家空间研究所的保罗·穆蒂尼奥也认为,在亚马孙火灾令人震惊的增加是由于砍伐森林的增加。

  美国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的一份研究揭露,巴西的亚马孙的损失相当于德国的面积,这是2000--2017年间砍伐森林的产物。这是一项由博索纳罗政府加深的政策,劳工党的政府(前总统卢拉·达席尔瓦和迪尔玛·罗塞夫)也有责任,因为这是巴西资本主义发展破坏自然资源结构的一部分。

  农业交易,矿业,砍伐森林:资本主义

  砍伐森林造成土壤水分的丧失,帮助大火迅速蔓延,如同是浇了汽油一样。这个原因遇到了必须找到新积累自然资源的壁龛,比如为了刺激砍伐木材,鼓励木材工业的生产,出口矿产品,大面积的大豆种植园等。博索纳罗的角色是罪犯,如同巴西屈从于帝国主义一样。

  与农业交易相联系的砍伐森林不是偶然的。由于“有控制的燃烧”这已经发挥了一种关键的作用,很多次在处控制之外。砍伐森林是农民靠燃起的大火为种植大豆清理土地的实践。

  亚马孙对于自然不仅是世界的肺,而且对于占有它作为原材料的来源的资本主义大型公司也是一个积累财富的来源

  比如一直在增加的牛肉和大豆的生产,同时也是砍伐森林一个重要的根源。与帝国主义有联系的跨国公司为了种植大豆正在呑食亚马孙。用这些大豆供养的肉(鸡肉、猪肉和牛肉)也在美国和欧洲的超市的货架上,摆在快餐企业的柜台上,如肯德鸡和麦当劳。在这个意义上美国的嘉吉公司没有掩盖它正在帮助在亚马孙建立大豆种植园,它和阿彻丹尼尔斯米德兰公司和邦吉公司一起控制着巴西大豆的60%,这三家公司控制着欧洲大豆粉碎业的四分之三以上。

  另外一个大问题是这个地区的矿业和水力的财富。亚马孙15%的生物群体有矿业的转让和石油与天然气开采合同。要补充的是提供的800多项矿产的转让在保护区内,还有6800项申请等待批准。

  另外一项威胁亚马孙的生存的工业是水力能源的计划。2016年非政府组织警告说,在这个时候已经有154座生产能源的水坝,计划再建设227座。在这个意义上,非政府组织认为,

  【“在亚马孙水坝的增加威胁河流的自然流动,改变自然的循环,使物种处于严重的危险,比如海豚和迁徙的鱼类。注意到在亚马孙原始森林能源的生产,为当地的社区供水和食品的运输也将受到影响”。】

  在不同程度上利用来自破坏亚马孙的产品的商标也是很多的,不论是在向很多有名望的国际商标的供应者的分配环节,还是有威望的零售商供应的环节,包括一个很长的资本主义的大公司的名单:阿迪达斯、宝马、家乐福、欧洲之星、福特、本田、古驰、宜家家居、卡夫、耐克、特斯科、丰田和沃尔玛等。拉丁美洲、巴西特别是亚马孙是世界原料的来源,特别是对资本主义的大工业。

  这样,美国和中国之间的贸易战也是一个因素,作为特朗普强加关税的产物,中国用对巴西的采购取代对美国的采购。结果巴西变成向中国和世界出口大豆最多的国家。2018年是贸易战的第一年,巴西对中国的出口与2017年相比增长了35%。

  让我们结束博索纳罗和资本家对亚马逊的破坏

  肉类、大豆、矿产品、能源、木材是大公司的原材料和价值链的产品,对世界来说也是消费的来源。亚马孙用它的资源向世界提供营养,今天发生在寻求利润的框架内和由资本家推动的新的市场。

  在动员起来反对破坏环境中,青年也一直在表达,以及土着人的社区有力的揭露。需要这些力量联合劳动者和广泛的民众阶层以便应对对亚马孙的破坏。为此需要一项计划和一项反对资本主义的战略,与劳动者的阶级一起能够为前途而斗争。

  也就是说,一项为了结束资本主义的野蛮的计划,获得一项生产的体系推进劳动者、青年、社区和环境的需要,在这里所有科学技术的进步以及农产品加工业的利润,都将进入一种有计划的经济运行,不是资本家在他们的利益背后破坏地球的经济。

  在这场斗争中的进展是很重要的,但是不是为了获得一种改良的资本主义或是它的“绿色表现”,已经表明那全都是幻想,而是为了结束所有形式的剥削和压迫。这件事不可能在现在只是追求利润,让金钱高于人和自然的生命的资本主义的框架内获得。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9年8月26日西班牙《起义报》网页)

  链接四:亚马孙:森林大火背后的地狱

  拉法埃尔·巴蒂斯塔 魏文编译

  亚马孙火灾热的污点加速扩张,正在公众舆论中引起另一场类似的“火灾”。但是这场火灾和扩散的烟雾有特点—如同在军事逻辑中是通常的—分散注意力,同时在其他的目标采取行动,在它不被考虑的时候,实现事件的结局本身一种决定性的战略优势。因此,当控告和谴责在一次潜在的冲突中更加激烈的时候,必须要问:在选举之前的时期,激怒这个地区对谁有兴趣?挑起一场地区不稳定的权力有什么隐蔽的目标?甚至是在值得赞颂的旗帜比如“保卫地球之肺”的保护下。

  为了理解形势,我们做一个反向的程序,我们将从媒体的后果揭露从可能发生的混乱中受益的权力。重提问题可能帮助我们克服容易骗人只会造成相互破坏的摩尼教,因为在这种情况下这一切可能帮助制造另一场面向地狱的火灾,比如西方大国在伊拉克、叙利亚或利比亚在“高尚事业”的保护下引发的“火灾”,依靠天真地相信那些虚构的公众舆论的合谋。

  一种地区不稳定的形势将我们引向南锥体确定选举的大门,一场环境的灾难可能引起宣布“世界的紧急状态”,这是不合时代潮流的7国集团一直在宣扬的事情。这必须搞清楚,来自富裕国家的“援助”从来不是慷慨的,而是一种干涉主义政策的一部分。这样,火灾焦点的故意传播的假设具有另外的色彩。不能忘记我们处在一个文明危机的进程中,现在没有宣布的冷战表明幸存的政策,资本主义制度作为最后的资源出现是为了恢复它的霸权。

  新自由主义不是资本主义胜利的表现,而是金融的权力面对经济制度的失败的回答。因为从70年代起全球的增长平庸,不适应资本的指数的预期。如果利润的反弹实现是靠新自由主义短暂的高潮,它引起了2008年的金融危机(因为只说的是泡沫),怪诞的是全球化没有实现控制世界,而是引起一种转换,在西方自己的衰弱中经济转向东方,结果是现代世界的制度—美元称霸—解体,在一种制度的失智症中解散,甚至打赌反对自己的生存(特朗普和博索纳罗是这种情况的人格化,两人都是福音派教徒,宣布忠于一种“千禧年主义”,招募十字军发动一场新的“好事反对坏事的”战争;两个国家反对移民和印第安人的泄愤忠于征服的神学)。

  资本的逻辑是自杀,但是严重的事情是这个逻辑当拖累整个经济制度,接受没有理性的赌注,相信他们是最“有理性”的。在这个意义上,发生的事情是亚马孙与气候变化的结果没有直接的关系,而是世界上事实的权力为了一种重大的赌注而选择的一种疯狂的打赌,甚至以人类生存的基础本身作为代价。亚马孙的火灾似乎是有预谋的,有其地缘政治的目标。

  如果说美元的地缘经济习惯的生活是挑起在全世界的战争,现在是为了生存,有计算地打开一座地狱,为了已经不能得到的利润。不仅是能源和战略资源的减少,而且这些资源一步一步地摆脱它的控制。恢复这种控制对于帝国支撑的单极秩序的衰落是生存的大事。由于已经不能恢复它的霸权,留给它的只是实施一种“紧急状态”合法化的舞台,作为地区稳定唯一的担保强加于人。

  面对新的丝绸之路在南美洲的扩大,将亚马孙作为人质成为战略上阻止的原则。这意味着推迟将南美洲与太平洋连接的两洋计划,因为这种一体化意味着在中期内排挤美元,结果是排挤帝国的霸权。不仅是重新发起美元的战争,而且重新发起灾难,也就是说,制造一场可怕的破坏对于垂死的霸权来说成为一种理想的“机会的利用”。正如纽约双子塔的自我袭击一样,灾难变成了一种交易,不仅是为宣布一场战争寻找借口,而且为了收取战争的支出,也就是抢劫被战胜者的财富。

  因此,法国总统马克龙(金融银行的发言人)向已经垂死的7国集团的世界大国发出一个对亚马孙“负起责任”时的号召一点都不偶然。作为第二步这意味着建立一个超国家的机构,在“环境的灾难”的声明中对于卷入的国家的主权做出决定。这不仅是为了恢复控制,而且是在本地区播种“建设性的混乱”,因为干涉委内瑞拉的计划已经失败。

狗亚体育ios官方下载  亚马孙河与瓜拉尼河(巴拉圭)和奥利诺科流域(委内瑞拉)是世界上最大的淡水全球的储备。最近博索纳罗和以色列总理 本哈明·内塔尼亚胡的会晤优先的愿望是将亚马孙河“私有化”,以便对以色列的企业有利。这个犹太国家不仅对巴塔哥尼亚(阿根廷)有兴趣,而且现在瞄准亚马孙。马克龙的讲话也表明了同样的内容,这符合将所有的水域“货币化”的金融愿望,这样将未来的全球水的危机提前。华盛顿也插手这里,以便空出亚马孙的北部,那里与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储备,也就是委内瑞拉的石油储备相联接(智库《外交政策》发表一篇文章,斯蒂芬·沃尔特问:“谁会侵略巴西到亚马孙河?”他提醒联合国认为环境危机对国际和平与安全的威胁)。所有的人都想要一块亚马孙蛋糕,他们有合法的工具,联合国的渠道(安理会第42章)是为了宣布“一场人道主义的干涉”,根据“国际援助”马上就提出的要求;这意味着我们的地区的军事化和已经存在的冲突的激化。在这个意义上,博索纳罗的懒惰不是不明智的,他有逻辑以及一场有预谋的火灾的假设。

  如同在对本地区民主进程的军事干涉一样。亚马孙的战争不意味着一场森林的战争,而对任何类型的可选择和可持续的经济系统的破坏,以至表明使新东西生产性收益没有效益。巴西总统与农产品加工业的资本合谋是为了驱赶印第安民众和占有土地。从资本家的逻辑来说,它表明是作为不生产的土地出现的。在负增长的情况下这种总是更新的根据是象征性的。但是资本家的逻辑不善于管理,如何评估他自己的生产,而是寻找新的剥削的壁龛,在那里施展他系统地进行掠夺的逻辑:破坏是为了生产。

  于是,另外的“火灾”是以在公众舆论中挑衅为目的,为了在本地区发起一场面向地狱更大的火灾;社交媒体一直在推动谴责,所有的人反对所有的人,为一场未曾考虑过的不稳定迈出步伐,不仅指向制约选举的活动,而且使面对“援助”的干涉合法化。从这些可能的后果出发,可能发现一种计算过的数字化,不会因为环保主义者的批评而受到估量,将地缘政治的方程式放到一边,使世界经济制度职能化是天真的,甚至将气候变化的思维作为新的资本主义积累进程的发生器也是天真的。

  在阿根廷选举中最后争夺在市场上的反响是负面的,因为它正在重组南美洲新的地缘政治的平衡。在玻利维亚、阿根廷和乌拉圭增加的倾向威胁巴西本身,因为周围的政府可能影响它自己的政治局面。这影响到全球事实上的权力的利益,它们处在意义重大的全面危机之中,面对它们百年霸权的结束。中国推动的新的丝绸之路的扩大将巴西和玻利维亚作为南美洲加入全球贸易的基础设施计划的支柱,结果将取代美元和大西洋,成为世界经济的轴心。

  如果事情就是这样,已经扩大的环境危机推迟南美洲走向太平洋的地缘战略的一体化计划。新奇的是这不是偶然的事情,因为尽管火灾的焦点是孤立的,这些焦点的同步和在巴西和玻利维亚之间形成一个密集的污点,汇合在三个战略的地区:潘塔纳尔湿地、亚马孙和奇基塔尼亚,它们应当由两洋铁路连接起来。

  这三个地区为地球提供大量氧气,超过20%,此外大量吸收二氧化碳。一次环境的灾难比如正在发生的灾难对于西方大国“负责”的亚马孙的建议如同是指头上的“戒指”,它超越巴西国家;也就是说,推动一个超国家的机构作为全球的“森林警卫”,最低限度减少我们的国家职权(这符合帝国消灭我们的国家主权的计划)。

  水力资源的权力和管理(如果最后失去石油)对于美元的生存至关重要;从布什(美国前总统)起已经知道对于亚马孙、奥利诺科和瓜拉尼流域美元对地缘地理的重要性。这涉及它的生存。美元推动的冷战(外汇的和关税的)没有解决它的衰落,现在扩大到对战略地区的垄断,进入与生物多样性的新殖民化和地球的生物群体的协调一致,这是“绿色经济”提出来的。

  巴西政府拥有全部必要的后勤以便阻止森林大火的扩大(当削减巴西武装部队40%以上的预算的时候),发现重申诱导燃烧假设的同谋。博索纳罗已经宣布掠夺印第安保留地的运动以便让农产品加工业受益。但是,事情复杂化了,如同在历史上殖民主义的习惯那样,这些加工业将不会受益,而是取代地方资本的外国势力在对他们适当的时候开始一场新的更狠毒的掠夺。

  在玻利维亚的情况下,虽然实行“有控制的燃烧”和扩大农业的边界合法措施的原因--结果机械的参考是愚笨的,这成为奇基塔尼亚和潘塔纳尔森林火灾的雷管(没有任何政府以非常清楚的方式破坏它的监视);应当说政府的赌注因为是一种发展主义的赌注,在许多情况下曾起过作用,政府的政策已经右倾(做出的任何承诺明显地与本国的宪法和它制定的“保障大地母亲的权利”相矛盾)。在国家元首的演说中明显地缺乏“多元国家的地平线”和“美好生活”;他们重申的事情是为一种资本主义基本准则作天真的辩护,比如增长与发展。

  这种发展主义的转向把增长作为唯一的经济目的,将“变革的政府”带向与权力集团的协议,影响国家的生产,转向单纯的出口。这不是少见的,副总统(利内亚)是这种转向主要的推动者之一,因为他代表的正好是“进步主义的”左派,他忠实于一种“增长的经济”的教条,这正好是在20世纪进入危机的东西。

  我们不会否认政府反对帝国主义的性质,但是也必须说这种反对帝国主义并不必然意味着反对资本主义。所有已经指明的准则,不论是官方的还是反对派的,都回应主张一样实用的赌注,是同样的信仰:无限的进步作为发展和增长神话的基础;这是支持资本主义的幻想,使增长作为它成为指数的形式,这正好是进入与生活和地球有限的基础的冲突。

  如果从资本思考,倾向于相信在一种为了出口的生产和消费发挥作用的经济中融资是决定性的事情;对于世界市场的特权来说主权是相对的,这样因为系统的转让价值恢复我们的依附。我们的人类和自然接受了这种转让的调解。在调解中应当形成的经济资源变成最大的优先,导致国家重组本国的需要作为简单的投资吸引者。于是,投资的逻辑也被委托恢复结构上依附资本主义的关系。

  现在如果政府还感受到关注的不仅是灾难,而且是要求自然地重启多元国家和非殖民化的议程,大火--在印第安的世界观中作为净化器--有过象征性的目标,从中可以推动一种延期的重新控告“变革的进程”(使“美好生活”成为文明过渡应当具有的意义的世界真正的参考)。这甚至在政治上服务于现在扭转去掉枷锁,彻底阻止右派再次掌权。必须说右派在国会里也一致投票给扩大农业边界的法律,以便有利于牧场主、农业加工者和对跨国资本作出承诺的地主。

  圣克鲁斯省长本人和他的“玻利维亚说不”团体与企业家的集团有联系,如玻利维亚工商业委员会等,直到火灾具有灾难性的规模之前他没有宣传。另外一个团体右派的“公民社区”保持沉默并不令人吃惊,它渴望在下次选举中打败埃沃·莫拉莱斯总统。因此在社交网络中--主要由亲美国的右派推动--发挥作用,以便用摩尼教的方式使整个政府的治理丧失信誉;对此加上某些激进的环保主义者没有

  估计到他们过多地接近殖民主义的--领主的根据,他们的反对变成针对印第安人总统明显的仇恨。

  对此必须指出,它的失望也是一种浪漫主义的产物,企图将制造的“很野蛮”的说法强加给印第安人,作为风景的装饰。不幸的是这些守旧的人只会导致现实意义的丧失。如果这个领导人相信现代资本主义的神话,同时经常由他身边正统的社会主义者的圈子提供材料,这是支配的殖民化的后果,所谓的批评家们应当知道揭露(除了他们自己)以便超越他们没有受到回应和没有落入摩尼教罢免印第安人。这只是有利于新自由主义和右派倒退的努力,以便结束破坏他们所说的要保卫的东西。

  今天奇基塔尼亚下雨了。现实是象征性的。帕查马纳不是一个冷漠的地区,居住在那里的人们的伦理条件影响它。它本身能够扭转火灾,将它清理。这一切取决于“地球母亲”的儿女连接的程度。因此在最后的情况下,所有权力的来源在于作为重要的支撑的能源,它提供个人的意志。恢复这种集体性是真正的权力的来源,意味着重要的创造、恢复和更新生活的能力。

  现代的个人已经忘记了这种智慧,因此他的智能面对经济造成的灾难是盲目的,他的创造为了在财富中翻个,忘记财富不是人的目的,而总是推迟生活在一个更有尊严和更公正的世界的可能性,在这里没有任何人必须为了另一个不劳而获的人的利益做出牺牲。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9年8月27日西班牙《起义报》网页)

  链接五:焚烧亚马孙是一项反对人类的罪行

  (巴西)农民的道路 魏文编译

  最近全世界的人民和政府已经看到针对亚马孙原始森林的严重罪行的后果。圣保罗市同原始森林不同的部分和塞拉多过渡区火灾的激剧增加有直接联系。

  重要的是整个巴西社会、拉丁美洲和世界都清楚地知道这不一个孤立的现象。实际上这是一系列农业交易和矿业行动的结果,这广泛受到博索纳罗政府的支持和刺激,这从他的选举时已经开始。在近20年砍伐森林减少之后,他的环境部长里卡多·萨莱斯发表了一个反对巴西立法和环境保护机制的暴力演说,同时加强迫害人民和给他们定罪,在历史上正是他们:印第安人民和农民的家庭保护了巴西的生物群体。

  从过渡政府起,从巴西利亚发表的演说攻击环境保护和国家对农牧业及矿业活动的控制与监测--正是这些因素避免了在米纳斯杰拉斯州的马里亚纳和布马迪纽的犯罪。同时政府向巴西的服务机构提供了农村的代表,对奇科门德斯研究所进行军事干预,禁止巴西环境保护局的管制活动,此外公开攻击这些机构的服务器。大幅度削减资金,通过财政部长保罗·格德斯控制的新自由主义政策强制实施,使形势变得完全难以维持。

  从2018年已经开始揭露,通过民众的媒体和传统的社区,他们受到地主和警察的迫害。环境的伙伴非政府组织也被这届政府定罪和迫害。最后不同机构、大学直到国家空间研究所在国际上被公认的科学家们也揭露(破坏环境的)后果,他们收到的是辞退和不传播数据的命令。像挪威和德国这些国家,政府的政策对这些粗暴变化的回答是中止为亚马孙转账,对此事博索纳罗政府轻蔑地回答,控制它完全没有根据。

  反对人类的罪行是令人吃惊的。仅在今年发现7万多个着火点,其中3.3万个在亚马孙,比最近三年的平均数增加了60%。仅在8月10日和11日就增加了300%,当时地区的农业交易机构宣布“大火日”。卫星的图像也表现手工采矿业的进展,这是从80年代以来没有见过的,主要是在印第安人的地区。

  这些行动得到现在的巴西政府的完全支持,应当被承认是反对人类的罪行,是对巴西的人民和自然不可挽回的损失。在世界遇到气候变化后果的时期,这种立场是完全不能接受的。

  我们也应当记住亚马孙不是一块荒芜的地区,而是一个大量不同的生物多样性和人民的地区。几千年来在这个生物群体不同形式的共处产生了共同的利益,今天不可能与原始森林分离。没有它的人民,就不可能有亚马孙的原始森林,没有它我们也不可能存在。保护亚马孙只有和保卫印第安人传统的领土,保护生态农业,保护医疗、文化和教育的公共政策一起才是可能的,本地区的人民才是角色。

  因此,我们农民的组织“农民的道路”揭露这种历史比例的罪行是真正有罪的事情:农业和矿业的交易,它得到博索纳罗政府的支持。我们要求立即打击环境罪,同时我们要求保障亚马孙民众的权利,他们是亚马孙现实的和历史的保护者。至关重要的是整个巴西社会起来反对这种暴行。亚马孙是生命的土地,是食品、水和文化的土地,不是破坏、死亡和剥削的土地。反对资本的进展,保卫亚马孙的人民。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9年8月27日西班牙《起义报》网页)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