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文章中心?>?历史正名

毛泽东在1968年(下)

作者:旧报刊剪辑 发布时间:2019-08-26 08:49:37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96567ffe4c87ca5e8532ec407f725161.jpg

  来源:《毛泽东年谱(1949-1976)》由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撰,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2013年12月22日起在全中国发行

f026eaa59a672f436ed8e012a6db16c3.jpg

  10 月1 日上午十时,和林彪、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出席在天安门举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十九周年庆祝大会,检阅群众游行队伍。在天安门城楼休息室先后会见阿尔巴尼亚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委员、部长会议副主席兼国防部部长巴卢库、巴基斯坦总统顾问赛义德率领的巴基斯坦政府友好代表团主要成员。同巴卢库谈到一九六七年二月巴卢库和卡博来访时,毛泽东说: 那时还很乱,工人阶级刚刚起来。现在工人阶级在各主要城市已经统治一切了。在农村的绝大部分地区,农民已经占统治地位。以前,直到今年上半年,学生是运动的先锋,现在落后了。同日晚上,在天安门城楼出席国庆焰火晚会,接见来北京参加国庆典礼的各省、市、自治区革委会负责人和工人代表以及其他方面的代表,会见厄瓜多尔共产党(马列)中央第一书记、 第二书记。
  10 月5 日晚上,在人民大会堂会见由巴卢库率领的阿尔巴尼亚党政代表团,周恩来、陈伯达、康生、江青、张春桥、姚文元、黄永胜在座。谈到清理阶级队伍问题时,毛泽东说:失败的阶级还要挣扎,所以我们不说最后的胜利,几十年来都不能说这个话。不能丧失警惕,这些人还在,这个阶级还在。大陆上有国民党残渣余孽,有些人钻到我们中央领导机关来了,或者钻到地方领导机关来了。这一次算是一个一个作了清理。这一次党、 政、军、民来了一个比较大的清理,自己清理,自己暴露。大概还有半年到一年搞清理阶级队伍、整党,这样可以保持一个时候的安宁,十年到二十年。不能说这一次搞得那么干净了,也不能讲搞得统统很正确,没有搞错。从我们所知道的,不少人还是要平反的。群众要么不搞,一搞起来就很厉害,就不那么文明了, 也搞武斗,打人了,戴高帽子,搞“喷气式”。所以这需要领导,叫他们不要这么做,这种方法不能解决问题。谈到派性和武斗情况时,毛泽东说:去年七、八、九三个月打得很厉害,有武斗。我们提出“要文斗,不要武斗”,就是有那么一些人,他们偏要武斗。还有人把我们过去打仗的口号搬了过来,叫“农村包围城市”。现在是共产党领导,是工人阶级专政,怎么能够搞“农村包围城市”呢?这个账不能算在刘少奇身上。三十八军支持一 派,河北省军区支持一派,怎么能够把账算在刘少奇身上?不是讲文化大革命吗,怎么变成武化大革命了呢?这是出现的一种社会现象,它的背后有各种因素,有山头主义、无政府主义的因素,也有敌我矛盾的因素。思想工作是重要的,这是一件头等重要的工作。包括对一部分犯了错误的同志,要做思想工作。这需要时间。不能把这些人都丢在那里不要。这一部分人,不是刚才讲的国民党残渣余孽,这是属于共产党人犯错误,属于人民内部的范围。有两种矛盾,第一是敌我矛盾,第二是人民内部矛盾。所以这一次文化大革命比我们过去打仗困难得多。谈到国际局势时,毛泽东说:看来整个世界还是要乱,因为存在着矛盾,存在着斗争。问题是怎么个乱法,现在很难说。打世界大战?这是一种乱法。不打世界大战,打局部战争,也是一种乱法。
同日晚上,在人民大会堂接见参加国庆十九周年观礼的各省、市、自治区革委会负责人和工人代表。
  10 月9 日审阅周恩来、陈伯达、康生、江青本日下午报送的《出席中共八届扩大的十二中全会名单(草案)》,删去肖力、毛远新的名字,批示:“肖力、毛远新二人不宜参加。”
  同日晚上,在人民大会堂118厅召集林彪、周恩来等开会,商量补选十名中共中央委员等问题。
  10 月10 日阅中共中央军委办事组本日报送的徐海学习班情况材料。材料中说:十月九日上午,向徐海学习班全体人员传达了军委办事组关于徐海问题的一些意见后,军队和两派到会的群众代表反应良好,下午分别进行了讨论,有的打电话回去要求上交武器。徐州市武斗已经停止了。毛泽东批示:“讲明政策,多数人是能接受的。”
  10 月11 日阅周恩来本日报送的关于出席中共八届扩大的十二中全会人员名单等问题的报告及所附林彪对这个报告的批示。报告说:“毛远新同志不参加,辽宁省革命委员会改由杨春甫同志参加。”林彪十一月十日批示:“肖力、毛远新同志近两年来在工作中取得很多成绩,我原拟同意他们参加此会。鉴于主席的批示和昨晚会上主席的意见,应按主席指示执行。考虑到肖力同志是中央文革办事组组长,且她对解放军报工作有不少贡献,建议她作为工作人员参加会议,这对她是锻炼。”毛泽东批示:“肖力不宜为工作人员。”
  10 月12 日晚上,在人民大会堂一一八厅召集林彪及中央文革碰头会成员开会。会议商议毛泽东在中共八届扩大的十二中全会上的讲话等问题。毛泽东说:有个问题可以讲讲,十一中全会是正确的,还是基本正确的?这次文化大革命要不要?你们说没有问题,我看是有问题的。十一中全会的决定,文化大革命该搞不该搞?成绩是主要的还是缺点是主要的?这包括中央领导、 各地的领导、红卫兵、“三支两军”。一小撮该不该垮?这个问题是存在的。老干部整得多了。有些干部今后可能工作的,错误是有,但做点小工作还是可以的。邓小平可以做点工作。叛变和自首要加以区别,有的是敌人在政治上强加的。牺盟会不能说都是坏人。这次会议,把政治问题解决一下,使他们回去好工作。多中心论要讨论一下。一个学校是两派,两个中心,有的工厂也是 一样。我们的军队是人民的军队,还是资产阶级的军队,这次是大考试。我是不赞成形式上的考试,要实质上的考试。民主党派问题要谈一下。这次首先是共产党受到冲击,民主党派也受到冲击。这是大的群众运动。我们历来靠群众,为什么怕群众。国际问题要谈一下。国际形势有希望还是没有希望?紧张不紧张?从马克思主义观点看,紧张好些。矛盾没有解决,修正主义可多 了,我们要划清界限。我们主要靠马列主义。
  10 月13 日一31 日中共八届扩大的十二中全会在北京举行,毛泽东主持会议。
  10 月13 日下午,主持中共八届扩大的十二中全会开幕会议。周恩来介绍出席全会人员的情况,并宣布全会议事日程: (一)九大准备工作;(二)修改党章;(三)国内外形势;(四) 刘少奇专案审查报告。毛泽东发表讲话。谈到对文化大革命的评价时,毛泽东说:国内问题,就是要总结一下上一次全会到现在两年多的工作。无非是有两种看法:一种,说还不错,十一中全会这个决议基本上是正确的;也有人说,不见得。那个时候我们就讲过,十一中全会通过决议的时候,我就打过招呼的,特别是后来十月的工作会议。不要以为通过了决议,以为大家都同意了,实际上呢,举手是一件事,真正同意又是一件事。招呼是打了, 但是后头证明有许多同志没有过关,以致不能到今天这样的会。究竟这个文化大革命要搞还是不要搞?搞的中间,是成绩太少了、问题太多了,还是成绩是主要的、错误也有?我的意见,错误是有,而错误的主要责任在中央,在我,而不在地方,也不在军队。过去我们搞南征北战、解放战争,那种战争好打,容易打,敌人清楚,就是那么几个,秋风落叶那么一扫,三年半就差不多了。这回这个文化大革命比那个战争困难得多。问题就是思想错误的同敌我矛盾的混合在一起,一时搞不清楚。所以,有些问题拖长了。也只能一个问题一个问题、一个省一个省解决。主要的我看是思想问题,就是所谓人民内部的问题,这中间隐藏了有一些敌我关系,那是少数。我们的工作做得好,问题就好解决。我是提出问题,作为讨论的建议,现在不能做结论。谈到一些老干部受到冲击的问题时,毛泽东说:中央委员啦,候补委员啦,群众不谅解。比如有那么一位同志,我实在觉得应该到会,但群众无论如何不能谅解他。在山东工作的谭启龙,从小当红军,没有别的问题,就是工作上的错误,但是要说服山东同志同意他,谅解他。他们几次要揪回去斗,我们就总是压住,不让揪回去斗。另外一个好同志就是湖北的张体学,他也犯过错误,可是后头一检讨,群众就很谅解他。邓小平这个人,我总是替他说一点话,就是鉴于他在抗日战争跟解放战争中间都是打了敌人的,又没有查出他的别的历史问题来。萧克这个人也是打过仗的,我也是历来赞成他上天安门的,这次国庆也上了,为什么这次会又没有来呢?还有陈漫远。李德生你这个同志,安徽的事情办得不错啊。谈到文化大革命中的一些经验教训时,毛泽东说:有些工作是我们没有做好。比如徐海问题,你完全怪徐州的同志我看不行,要怪南京、济南两个军区我看也不行,主要还是怪我们中央,就是没有做工作。现在搞起一个学习班,就跟他们谈,一连谈了四次,就开始好转了。我看主要是怪我,我这个人工作不好,没有抓紧做。比如广西吧,那么乱,还不是军队里头有两派?野战军一派,两个地方部队一派。只要把军队问题解决了,群众问题很好解决。军队里的问题,也就是我们的工作问题。不是有一个“七三”布告吗?就是为着广西的。开头一个八条、后 头一个十条,也没有这么大张旗鼓在群众里头做宣传。你不宣传,群众就不懂得,那你怪谁呀?就是要造舆论。没有群众也就没有军队,也就没有党。训练班这个问题也是学来的,从内蒙古问题开始,在北京附近办个训练班。那么对立,训练班一办,一个月解决问题。这些问题,同志们一定有很多经验,这次可以谈 一谈。还有个多中心的问题。一个学校分成两派,一个工厂也搞两派。现在不是很多工厂都团结起来搞革命委员会吗?现在可以说掌握了局势,在几个月以前没有。谈到知识分子问题时,毛泽东说:现在的办法就是哪个地方知识分子最多,把工人宣传队开进去,掺沙子。所有小学、中学、大学以及机关中间知识分子成堆的地方,就用这个办法。基本群众是工人农民,军队是工人农 民的军队,工农兵。然后呢,是革命知识分子。知识分子的大多数我们应该团结他们,应该争取、团结,采取团结、教育的方法。这个知识分子的缺点是什么呢?就是容易动摇。他为什么容易动摇呢?就是因为没有和工人农民结合。但是不能一讲知识分子就是臭知识分子,搞得臭得不得了。这个知识分子就是不可不 要,但是知识分子如果翘尾巴就不得了了。大学,以后重新搞, 从工厂里头,从参加农村工作的那种中学生里头招收学生,这包括军事学校。谈到文化大革命下一步的进展时,毛泽东说:这个革命究竟能不能搞到底?这也是一个问题。究竟什么叫到底呀! 我们估计大概要三年,到明年夏季差不多了,就是包括建立革命委员会、大批判、清理阶级队伍、整党、精简机构、下放科室人员、改革一切不合理的规章制度等。
  同日 审阅康生、张春桥、姚文元十月十二日报送的《中国共产党章程(草案)》,批示:“印发十二中全会各同志,作为讨论的基础。有一点修改。”送审报告说:根据主席指示和各地各单位的意见,我们拟了一个党章草案,并在中央文革碰头会上讨论了两次,我们又作了多次修改。请主席审查、修改、批示。毛泽东审阅时,在第一章“总纲”中,删去毛泽东“天才地、创造性地、全面地继承、杆卫和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 一句中的“天才地、创造性地、全面地”三个副词;在两处“毛泽东思想”一词前加上了 “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在第四章“党的中央组织”中,将“在主席、副主席和中央常委领导下,设立若干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产生的中央文革这样的机构,统一处理党、政、军的日常工作”,改为:“在主席、副主席和中央常委领导下,设立必要的精干的机构,统一处理党、政、军的日常工作。”十四日,在林彪报送的修改稿上批示:“印发,让大家讨论为宜。”
  10 月14 日阅姚文元本日送审的《红旗》杂志社论稿《吸收无产阶级的新鲜血液——整党工作中的一个重要问题》。姚文元的送审报告说:第十页上,我增加了一段您的最新指示,这是对当前运动有深刻指导意义的。社论稿增加的“最新指示”是:“我们的权力是谁给的?是工人阶级给的,是贫下中农给的,是占人口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广大劳动群众给的。我们代表了无产阶级,代表了人民群众,打倒了人民的敌人,人民就拥护我们。共 产党基本的一条,就是直接依靠广大革命人民群众。”毛泽东批示:“可以发了。目录中有改变。”在送审的《红旗》杂志第四期目录上,这篇社论排在第四篇,毛泽东改为第一篇。这篇社论发表在本日出版的《红旗》杂志一九六八年第四期,十月十六日《人民日报》转载。
  10 月16 日周恩来在中共八届扩大的十二中全会第六小组会议上发言说:我在这次运动中奉命把各省、市、自治区负责人找到北京来,做他们的工作。主席指示我保的最多,余秋里、谷牧,部长们十多位。余秋里抓走后,我去报告主席,主席交代我保他,主席再三交代。
  10 月17 日在人民大会堂118厅召集周恩来开会。
  10 月21 日在人民大会堂118厅召集周恩来等开会,讨论中共九大的代表名额等问题。
  10 月23 日审阅同意周恩来本日报送的《中共八届扩大的十二中全会关于九次代表大会代表产生的决定(草案)》。周恩来在送审报告中说:根据前天主席指示,中央文革碰头会于昨(二十二日)夜将天津市原定四十名代表名额减为三十名,多出十名代表名额加在中央直属数字中,以便全国知名的高级知识分子党员代表均由中央直属名额中出,而地方则注意中小知识分子,如赤脚医生、民办小学教员、红卫兵中党员代表。
  10 月26 日审阅周恩来、陈伯达、康生、江青本日报送的《中共八届扩大的十二中全会关于〈中国共产党章程(草案)〉的决定》和《中国共产党章程(草案)》(十月二十五日稿),批示:“有一些修改,待议。”毛泽东对决定稿的修改主要是:将文中的 “毛主席” 一律改为“毛泽东同志”,“毛主席的指示”改为“毛泽东同志的建议”;删去“批判刘少奇、邓小平的修正主义建党路线” 一句中邓小平的名字;删去对草案的意见“分两次报告中央、中央文革” 一句中的“中央文革”。对章程(草案)的修改主要是:删去“中国共产党是毛泽东同志缔造和培育的党,是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党” 一句中“是毛泽东同志缔造和培育的党”;删去“我们的伟大领袖毛泽东同志,是当代最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 一句;删去毛泽东“天才地、创造性地、全面地继承、扞卫和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 一句中“天才地、创造性地、全面地”三个副词;在“党的基层组织要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中的“毛泽东思想”前加上“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
  10 月28 日、30 日两次审阅《中国共产党第八届扩大的第十二次中央委员会全会公报》稿。在周恩来、陈伯达、康生、江青十月二十八日送审稿上批示:“印发全会各同志讨论。”删去稿中一句话:“毛泽东思想在全国人民群众中的大普及,是这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取得的一个非常伟大的成就。”在十月三十日送审稿上批示:“有一点修改。”主要是删去了文化大革命的胜利 “进一步证明了毛泽东思想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发展的崭新阶段” 一句,并批示:“此句此地不用为宜。”另外还删去了毛泽东思想 “是我们全党全军全国一切工作的唯一指导思想”中的“唯一”二字。
  10 月31 日 下午四时,在人民大会堂福建厅召集林彪、周恩来等开会,商议如何传达中共八届扩大的十二中全会等事项。
同日 下午五时十五分,主持中共八届扩大的十二中全会闭幕会议。会议通过全会公报,批准由江青、康生、谢富治等凭伪证写成的《关于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罪行的审查报告》,并通过决议,宣布“把刘少奇永远开除出党、撤销其党内外的一切职务”。这次会议还通过了召开中共九大的决定,以及《关于九大代表产生的决定》和《关于中国共产党章程(草案)的决定》。毛泽东在会上发表讲话。谈到“二月逆流”事件和老干部问题时,毛泽东说:这件事嘛,要说小,就不那么小,是件大事。要说那么十分了不起呢,也没有什么了不起,是一种很自然的现象,因为他们有不同意见,要说嘛。他们也是公开出来讲的,没有什么秘密嘛。几个人在一起,又都是政治局委员,又是副总理,有些是军委副主席,我看也是党内生活许可的。对党内一些老同志要一批、二保、三看。所谓保者,就是帮助他们嘛。看,就是看他们以后的情况,改不改嘛。我的意见,改了也可以,不改也可以,强迫人家改,我就不那么赞成。至于有一些老同志,将来还可能工作嘛。我所谓的老同志,就是各地方已经 打倒了的,比如谭启龙、江渭清这些人。我想,也许几年之后,大家的气消了,让他们做点工作。比如杨勇、廖汉生这类人,现在还年富力强嘛。邓华到四川去工作,历来没有听到人家讲他不好的、说他是捣乱的,因此我们这回请他来。就是说,犯错误的人,要允许人家改正错误。而要允许他改错误,就需要一个时间,甚至于要多少年。因为群众就是要看,要看你的表现。我们这个党,经过这一次文化大革命,我看是比较纯一些,从来没有这么搞过。但是太纯了,我看也不大好。比如九大代表,这个二月逆流的同志们如果不参加呀,我看就是个缺点。所以还是推荐在各地方把他们选举为代表。一个党的代表大会,有各种不同意见,我看是好事,只要基本的部分保证能够反映工农兵的意见就好了。谈到清理阶级队伍的问题时,毛泽东说:请大家一是要抓紧,二是要注意政策。不是讲要稳、要准、要狠吗?我看这个“稳”,可以有右的稳,一稳他就不搞了。“狠”呢,就可以搞得很“左”。中间还是这个“准” 字。你如果搞得不准,就狠不起来,也就不那么稳了。所以还是要 注意调查研究,要重证据,不要重口供,不要打人,不要搞“喷气式”。因为这一套搞的结果并不那么好。我们对于俘虏也不搞这一套。再就是对于一些学者,所谓学术权威,不要做过分了。这个学者,无非是比较好的、中间派、比较右的这么三种。这个世界上,总是左、中、右嘛。统统是左派,我就不那么赞成。总想找个机会跟同志们讲一讲,要在一次会议上讲清楚这些问题,单是个别地讲,这个不行。报纸上一些社论也不大好写。就是这次讲一讲吧。像吴晗、翦伯赞、冯友兰,批是要批的,不要整得太过分了,保还是要保的。对这类人,不要搞那些不尊重他们的办法。对于扣他们的薪水,不要扣得太挖苦了,得稍微放宽一点,有一些人是老人。谈家桢是搞遗传学的,摩尔根学派的。我看,这些人改了就行,不改也可以。这些人,资产阶级的遗传学家,全中国也只有这么几个嘛。薪水减到什么二十四块、四十块,他一家人怎么办?我看,我们这个国家还得养一批旧社会的有名望的知识分子。谈到大学里的情况时,毛泽东说:大学里头开这个社会科学的课啊,这个问题现在还没有解决。究竟怎么好?大学里头读历史、 读经济学、读哲学、读法律,读四五年大学,不懂得什么叫马克思主义,不懂得阶级斗争。已经两年不招生了,我看再准备两三年,就差不多走光了。现在这一批大学生就让他们下去,到工厂去学,到农村去学,这是帮助他们的一个方法。这个问题也没有最后决定,今天就出题目,请大家考虑一下。最后,毛泽东专门谈到:邓小平,大家要开除他,我对这一点还有一点保留。我觉得这个人,总要使他跟刘少奇有点区别,事实上是有些区别。我这个人的思想恐怕有点保守,不合你们的口味,替邓小平讲几句好话。
  11 月1 日下午,在人民大会堂118厅召集林彪及中央文革碰头会成员开会,讨论美国总统约翰逊十月三十一日晚发表的广播讲话。讲话声明美国政府无条件停止对越南民主共和国全部领土的轰炸和袭击。毛泽东说:美国人没有办法,炸出和谈出来。美国说和平是炸出来的,越南说南越和美国人失败了。我看不发表评论,待越南政府声明发表之后,把越南的声明登在前面,约翰逊的声明放在后面。他们用什么标题我们就用什么标题。现在是一种相持阶段,双方都难取得决定性的胜利。美国组织调查团调查十七个国家,说他们驻外国的军队缺少武器,缺少指挥人员,许多东西放在越南战场去了,赤字三百四十七亿。十一月三日,《人民日报》全文发表越南民主共和国政府十一月二日的声明和约翰逊十月三十一日的广播讲话。
  11 月2 日《人民日报》发表中共八届扩大的十二中全会公报。公报引用了毛泽东的一段话:“这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对于巩固无产阶级专政,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建设社会主义,是完全必要的,是非常及时的。”
  同日 审阅周恩来、陈伯达、康生、江青本日报送的《中共八届扩大的十二中全会关于〈中国共产党章程(草案)〉的决定 (一九六八年十月三十一日通过)》和《中国共产党章程(草案)》 (十一月一日稿)。将党章草案第一章《总纲》中关于社会主义社会的“这些矛盾,只能靠不断革命来解决”,改为“这些矛盾,只能靠马克思主义的不断革命的理论和实践来解决”,并批示:“在第四页上作了一点修改,因为托洛茨基和瞿秋白也谈不断革命。”十一月三日,这个决定和党章草案印发全党。
  11 月4 日晚上,同中央文革碰头会成员谈话。毛泽东谈到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历史过程时说: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一个路线,一种观点,要经常讲,反复讲。只给少数人讲不行,要使广 大革命群众都知道。谈到文化大革命的情况时说:这次大搞群众运动,搞得比较彻底。但是伤了一些人,倒了一批。谈到传达 十二中全会问题时说:传达的问题,主要是二月逆流的问题。对二月逆流的那些人要一批二保三看。
  11 月5 日阅周恩来本日关于接受巴基斯坦新任驻中国大使递交国书问题的请示报告。报告说:过去惯例是由其总统签署致我国国家主席的,现我国国家主席已缺,拟告其致我国国家副主席,不提姓名,我派出新使节,亦由董必武副主席签署。以后仿此(在国家体制未改变前)。毛泽东批示:“同意。”
  11 月10 日晚上,在人民大会堂会见由总统叶海亚?汗率领的巴基斯坦武装部队友好代表团,周恩来、康生、黄永胜、吴法宪等在座。谈到中英、中美关系时,毛泽东说:我们过去主要受英国统治,有几个帝国主义,主要的是英帝国主义。现在英国人在这里只有代办处,已经十八年了。它总是想与我们搞交易,想设个大使馆,但它在联合国支持美国,那不行。现在美国的尼克松想把我们拉进联合国,说要把中国人带进什么国际大家庭,否则我们无法无天。对美国这种态度,我们不欣赏。我们不受美国控制的国际组织的规矩约束。但是我们遵守我们两国之间的关系的规矩。谈到中国和巴基斯坦的经济建设时,毛泽东说:一个钢铁,一个机械,一个军事工业,原料不够的,还是要有些进口,但主要是靠自己。有了钢铁,就可以搞机械工业;有了钢铁工业、机械工业,就可以搞军工厂。一个国家的武器专靠外国是很危险的。现在没有打世界大战,如果有事,就更不可靠了。自己搞,有个十几年,就可以有个初步基础。要树立自力更生的思想。什么都靠外国顾问,什么都要进口,我看不是个办法。要逐步搞,需要时间。我们这一类新建的国家,大体上都在这样一个水平上。我们现在比蒋介石时候有些进步,但是和别的工业国比较,还差得很,在许多方面还不行,更不要说工业水平按人口比例同英国、法国、西德、意大利、日本、美国、加拿大和苏联比了。有些方面,有所前进;有些方面,我们还要赶路。如果发生战争,那也没有办法,只好打了再说。许多事情不由我们做主。希望你们十几年后,不仅政治上,而且经济上、军事上都不靠外国,靠自己,我是说基本上。要是十几年做不到,更长一些时间也可以。谈到国际形势时,毛泽东说:有帝国主义存在,总要出乱子的。你们的外长来的时候,我对他说:你是搞外交的, 什么叫全面彻底裁军,根本没有那么一回事情!事实相反,叫全面彻底扩军。过去赫鲁晓夫说他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其中一条就是现在世界上可以不打仗了,要没有武器、没有战争了。赫鲁晓夫倒台后,他们就不讲了。谈到中国的文化大革命时,毛泽东 说:我们把它看作自然现象。与其不那么闹,不如闹一下,让脓包爆发出来。这是就我们来说,并不向外国推荐。这个东西不容易搞。过去我们打了二十二年仗,这仗好打。文化大革命的仗不好打,因为敌人不很清楚。现在是共产党自己内部分裂,都说是 共产党,人们就不容易搞清楚。红卫兵闹的时候,有时可能闹些误会。一个英国、一个印度是受了惊的。红卫兵的有些事情并不 是我们指挥的, 有些人跨过了线, 对苏联也有一次, 是示威。对其他亚非拉国家还没怎么样。中国情况比较好一些了,和去年比,好了一些,不过问题还不少,接近于解决。大体上是这样。不过时间也不需很长,比如过去花二十二年夺取政权的话,这次大约有三年就差不多了。
  11 月14 日阅中共中央军委办事组十一月十三日转报的一份情况简报,批示:“军队领导不袒护部队所作坏事,替受害人民伸冤,这种态度,是国家兴旺的表现。”简报反映解放军某部五连收缴地方造反派武器,遭遇抵抗,开枪打死、打伤群众的严重政治事件,和部队领导机关认真查证、处理的情况。
  同日 下午,在人民大会堂一一八厅召集林彪及中央文革碰头会成员开会,讨论越南形势。周恩来介绍与范文同等会谈的情况及越南目前的形势后,毛泽东说:打是要打,和也要和。总而言之,打也难打,和也难和。美军要走在几种情况下有可能:一是美国国内发生问题,二是美国要控制地中海,三是欧洲发生问题。在这三个条件下,南越比较次要起来。美国的兵力集中在本国和欧洲、亚洲,这样就没有中心。尼克松讲摊子摆得太散了。还是我历来讲的,打仗哪有这个打法?美国现在到处都叫喊有困难,美国国务院有一个调查小组讨论,有二十一个缺点和困难。尼克松想解脱一下困难。美越不久是不是可以解决问题,要设想一下。越南再打几年这个话,我们不好讲,打也打出了规律,谈也摸出了规律。至于报上发不发评论,还要看一看。最后,毛泽东提议谢富治、温玉成参加中央军委办事组。
  11 月15 日阅中共中央办公厅秘书局信访处十一月十四日编印的《要信摘报》第四〇八号,批示:“送黄永胜同志酌办。” 摘报反映:武汉市参事室研究员慕中岳(原国民党军少将,起义于川西)致毛主席一信,说他“从一九五七年起研究中国历代战史,到一九六六年八月止,把东周晋楚城濮战役,到北宋对西夏作战镇戎战役,其间每个朝代的主要战役写成了初稿。共三十一卷,二百七十万余字”。这些“战役初稿,在文化大革命初期被红卫兵小将搬走。现将自己所记忆的每卷情况制成表和汇编成‘中国历代战史’编着情况简介,向主席汇报”。毛泽东批注:“如可能,可找来看看。”
  同日 经毛泽东审阅同意,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发出《关于一九六八年大专院校毕业生分配问题的通知》。
  11 月17 日上午,在人民大会堂一一八厅会见范文同一行,谈越南同美国的谈判问题。林彪、周恩来、陈伯达、康生、 黄永胜、温玉成等在座。毛泽东说:因为最近没有什么仗打,所以你们想同美国谈判,要把它谈走也困难。美国也想同你们谈判,因为它的处境相当困难。它要顾及三个地区的问题,一个是美洲——美国,一个是欧洲,一个是亚洲。但是它把重兵放在亚洲搞这么几年,已经不平衡了,在欧洲投资的美国资本家在这方面就不满意。同时美国在历史上历来是让别国先打,打到半路它再参加。只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才先打朝鲜战争,然后打越南战争,他一国当头,别的国家很少参加。不管它叫什么特种战争,还是局部战争,对美国来说都是全力以赴的。现在它对别国顾不上,例如它在欧洲的军队就哇哇叫,说人少了,有经验的战士和指挥员给抽走了,好的装备也抽走了。不论是它在日本、朝鲜还是在亚洲其他地方的军队,还不是照样抽吗?它自己国家不是说有两亿人口吗?但它经不起打,只出几十万兵,兵力有限。你们打了十几年之后,就不要单看自己的困难了,要看到敌人的困难。你们的国家照样存在。曾经有三个帝国主义国家侵略你们,日本、法国、美国,但是你们的国家照样存在,而且发展。帝国主义当然要打。它打的目的,一是为了灭火,你们那个地方起火,它要灭火;二是为了军火资本。为了灭火,就要制造灭火机械,就可以赚钱。美国每年在你们那里要消耗三百亿美元以上。美国的规律是不愿意打长。他们的战争大概都是四年左右。你们那里,火灭不下去,反而烧得更大了。他们资本家分成派别,这个集团得利多,那个集团得利少,分赃不均,内部就要闹乱子。这些矛盾都可以利用。赚钱较少的垄断资本家不愿意坚持打下去。从两派的竞选演说中可以看出这个问题来。特别是,美国有个记者叫李普曼,最近发表了一篇文章,说要提防再掉进一个陷阱。他说在越南已经掉进一个陷阱了,现在的问题是要想办法爬出这个陷阱。他还怕掉进别的陷阱里去。所以你们的事业是有希望的。我看美国人过去是把自己的力量估计太大了。现在美国又是过去的做法,把兵力过于分散了。这不只是我们这样说, 就是尼克松也这样说。我赞成你们又打又谈的方针。我们有那么 一些同志,就是怕你们上美国人的当。我看不会。这个谈判不是同打仗一样吗?像在打仗中间取得经验得出规律嘛!
  11 月28 日晚上,在人民大会堂一一八厅会见澳大利亚共产党(马列)主席希尔,周恩来、陈伯达、康生、姚文元在座。谈到国际形势时,毛泽东对希尔说: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帝围主义究竟怎么办?就是说,它要不要打世界大战?或者暂时不打, 过一会打?你接触你们国家及欧洲国家,有这种感觉没有?第二 次世界大战以后的情况好像比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后的情况有些不同。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战败国脱离不了战胜国,不但在财政方面和投资方面,而且在国际和军事方面也脱离不了战胜国。不晓得这些看法对不对。其实在第二次大战后,各种战争从未停止过。按照列宁所说的,帝国主义就是战争,它就是离不开战争。要打仗,美国和苏联这两个国家可以打。第二中间地带那些国家,英国、法国、德国、日本、意大利,恐怕不愿意打。这个美国,按照过去两次世界大战的规律,它都是要别的国家先打,打个两年后它才动手,它才参战。现在美国在朝鲜、越南都首当其冲。在欧洲还有二十万兵,主要是在德国。在日本、台湾、菲律宾、泰国也有。它的兵力已经很分散了。它的两只手都伸了出来,一个是在欧洲,一个是在亚洲,打些小仗。赫鲁晓夫那个时候经常吹战争不是不可避免的,但是他们现在不吹了。从这些情况看,似乎是要打仗了。他们正在准备扩大战争,不论美国、苏联还是其他国家。我对这个问题没有把握,所以想请教你,也不强加于你很快回答这个问题。你是不是可以观察这个问题,在一 年之内,我们再谈这个问题。但是,人民的觉悟也要估计到。资本主义国家闹学潮这件事,在欧洲历史上是个新事件。在欧洲、 在美国、在拉丁美洲、在日本有学潮。世界上两个大国,它们不但有常规武器,而且有原子弹,这个东西不大好碰,它们自己也知道。赫鲁晓夫的理论是原子战争打起来就会毁灭地球,没有战胜者。美国也这么说。这两个大国是核国家。我们这个国家,可以说还是无核国家,这么少一点核武器不算数。要打只能是用常规武器。因为我们既不是美国的参谋长,也不是苏联的参谋长, 搞不清楚它们究竟要干什么,只能从一些表现来看问题。这两个同家的人口相等,真正要打大仗它们还会感到人力不足。现在打中等规模的仗,比如今天在越南打的仗,美国都感到人力困难。我只出个题目,是不是请你也考虑一下这个世界问题,战争问题,战争与和平问题,是战争呢,还是革命?是发生战争后引起革命呢,还是革命能制止战争?总而言之,现在既不打仗,又不革命,这种状态不会维持很久了。谈到读书与写作的问题时,毛 泽东说:我看了你写的文章。我没有你那么勤快,没有修改过我 的什么东西。有些东西应该修改,比如第二次出版应该有所修改,第三次出版又应该有所修改。有些文章没有必要太长。我们正想搞一本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的语录。不要太长,太长了没有工夫看,也不要太短,太短了不能反映他们的思想。
  11 月30 日审阅《人民日报》为发表《深受贫下中农欢迎的合作医疗制度》和《黄村、良乡公社对乐园公社实行合作医疗制度的意见——贫下中农、农村基层干部、公社医务人员座谈会纪要》而写的编者按。姚文元本日的送审报告说:关于湖北省长阳县乐园公社合作医疗制度的一篇报道,前已送阅,批准见报。此稿经过核实后,又拿到北京郊区开了两次座谈会,也整理了一 个材料。可否过两天将按语、报道及座谈会情况(摘要)同时见报,展开讨论,请批示。毛泽东批示:“此件照办。另外关于城市小学及中学是否可以归工厂办和街道联合起来办的问题,也应提出讨论。上海和北京都有些可供发表的材料。吴研因的信似也可发表。”十二月五日,《人民日报》加编者按发表了关于合作医疗制度的这两份材料。
  11 月下旬阅中共中央军委办事组十一月十九日报送的北京军区党委贯彻执行毛主席“要节约闹革命”指示情况的报告。报告说:我军区部队响应毛主席“要节约闹革命”的号召,广泛深入地开展了群众性的节约运动,今年共冻结、压缩、削减经费七千四百多万元,去冬今春节约取暖用煤九万多吨,高速度、高质量地兴建了一批中小工业。毛泽东批示:“可转发。”十二月
  十四日,这个报告在《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发表,两报还配发了题为《坚持节约闹革命的伟大方针》的社论。
  12 月1 日阅北京市革委会十一月二十九日报送的北京新华印刷厂革委会在对敌斗争中坚决执行党的给出路政策的经验报告,批示:“林、周及文革各同志:建议将此件转发各地参考。对反革命分子和犯错误的人,必须注意政策,打击面要小,教育面要宽,要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严禁逼、供、信。对犯错误的好人,要多做教育工作,在他们有了觉悟的时候,及时解放他们。”报告说:该厂有一位党委副书记,过去在运动中被当成走资派来批斗,后来经过反复核实,反复研究,认为他只是犯了严重错误,经过群众的冲击之后,他对自己的错误有较深刻的认识,学习改造过程中表现还好,于是确定可以解放他。在这段话后,毛泽东批注:“像这样的同志,所在多有,都应解放,给予工作。”十二月三日,中共中央、中央文革将毛泽东的批示和这个报告印发各地学习和参考。
  12 月5 日周恩来在国务院各部委军管会、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大联合委员会负责人会议上说:参加二月逆流的几个老同志,毛主席这次讲,希望选他们为九大代表。
  12 月上旬审阅中共中央军委关于同意核试验中使用飞机的计划给国防科委并空军的复电稿,删去末尾的口号“敬祝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寿无疆”,批注:“请注意以后不要写这类语句。”
  12 月13 日阅河北省万全县安家堡公社贫下中农管理商业的材料后,批示周恩来找财政、金融、商业部门的同志谈一下农村商业由贫下中农管理问题并签注意见。十四日,周恩来召集供销总社、商业部、粮食部、外贸部、财政部、人民银行等单位负责人开会,大家一致主张农村供销社和信用社下放归社队贫下中农管理。一九六九年一月八日,《人民日报》发表题为《农村商业是否由贫下中农管理好》的调查报告,宣传河北省万全县安家堡供销社从一九六八年九月下旬开始由贫下中农进行管理的经验。此后,《人民日报》将这个做法当作农村商业进行“斗、批、改”的方向加以推广。一九六九年一月中旬,毛泽东阅国务院值班室一月十一日关于农村商业和信用社下放问题座谈简报等三份材料。在周恩来的送阅报告上批示:“要理解情况,就要耐心看材料。”
  12 月14 日阅国防科委第一副主任王秉璋等关于发射“东风三号”地地导弹准备情况的报告,报告请求用两发试验弹进行全射程飞行试验。第一发全射程试验弹即可进行全程飞行试验,第二发试验弹俟第一发飞行试验结果,再定是否出厂进行飞行试验。中共中央军委办事组十二月十二日的送审报告认为,在各项准备工作全部落实和气象条件良好情况下即可发射。周恩来十四日在报告上批注,应该批准他们进行这次全程飞行试验第一发东风三号试验弹。毛泽东批示:“照办。”
  12 月19 日和林彪、周恩来致电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中央委员会主席阮友寿,祝贺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成立八周年。贺电说:越南人民抗美救国战争的实践又一次证明:美帝国主义是外强中干的纸老虎,它的力量是有限的,在人民战争面前,是经不起打的,是完全可以打败的。美帝国主义不甘心于它在越南的失败,正在大肆玩弄军事冒险和政治欺骗的反革命两手,进行垂死的挣扎。七亿中国人民坚决支持越南人民把抗美救国战争进行到底!
  12 月21 日审阅修改《中共中央、中央文革关于对敌斗争中应注意掌握政策的通知》稿。姚文元十二月十七日的送审报告说:根据前天会议上您的指示,以及会后碰头会上的议论,我草拟了一个简短通知。现送上大样(草稿)一份,请审阅、修改。毛泽东批示:“有一点修改,付讨论。”通知稿第二条说:“在提到敌人的名称时,应遵照中央历来文件中所明确规定的用语, 如:叛徒、特务、死不改悔的走资派,没有改造好的地、富、 反、坏、右分子,现行反革命分子等等,不要采用含糊不清的容易混淆两类矛盾、扩大打击面的词汇。”在这句话后,毛泽东加写:“在犯过走资派错误的人们中,死不改悔的是少数,可以接受教育改正错误的是多数,不要一提起‘走资派’,就认为都是 坏人。”通知稿第四条说:“对于反革命分子的子女和犯错误的人的子女,也要多做思想教育工作,争取其中的大多数人逐步接受工农兵的再教育,使其中少数坚持与人民为敌者孤立起来。”在这句话后,毛泽东加写:“即使是反革命分子的子女和死不改悔的走资派的子女,也不要称他们为‘黑帮子女’,而要说他们是属于多数或大多数可以教育好的那些人中间的一部分(简称‘可以教育好的子女’),以示他们与其家庭有所区别。实践结果,会有少数人坚持顽固态度,但多数是肯定可以争取的。”这个通知于十二月二十六日发出。此后,一些文化大革命以来被打倒的干部陆续获得解放。
  12 月22 日前阅《甘肃日报》关于会宁县城镇居民到农村安家落户的报道和《人民日报》为转载这篇报道加写的编者按。姚文元十二月十九日的送审报告说:这个材料,原载十二月十日 《甘肃日报》,觉得不错,经过核实,加了一个按语,整理引用了您的一段最新指示,是否可用,请审阅批示!毛泽东批示:“可发。”编者按中引用的毛泽东最新指示是:“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要说服城里干部和其他人,把自己初中、高中、大学毕业的子女,送到乡下去,来一个动员。各地农村的同志应当欢迎他们去。”编者按说:“甘肃省会宁县城镇的一些长期脱离劳动的居民,包括一批知识青年,纷纷奔赴社会主义农村,在那里安家落户,这是一种值得大力提倡的新风尚。” “希望广大知识青年和脱离劳动的城镇居民,热烈响应毛主席这个伟大号召,到农业生产的第一线去!”《甘肃日报》的报道中原有一段话讲到:“脱离生产劳动的城镇居民到农村安家落户,参加农业生产”,“是逐步消灭城乡差别的正确途径”。毛泽东删去了 “是逐步消灭城乡差别的正确途径”。《人民日报》十二月二十二日转载时,这句话改为“是逐步缩小城乡差别的正确途径”。从此,全国掀起了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
  12 月27 日阅周恩来十二月二十六日报送的关于撤销最高人民检察院、内务部、内务办三单位,公安部、最高人民法院保留下少数人的请示报告。周恩来在请示报告上批写:“这是国家机关内务口第一个精简裁并机构、下放大批人员参加农业劳动的计划报告,拟予同意,请主席批示。”毛泽东批示:“照办。”同日 我国在本国西部地区成功进行一次新的氢弹试验。
  12 月29 日就许世友要求来京报告浙江乱批、乱斗、乱点名严重情况一事,指示周恩来起草复电,同意许来京汇报。
  同日 南京长江大桥建成通车。这是我国自行设计和施工建造的双线、双层铁路和公路两用桥。
  本年周恩来向毛泽东提出解放万里。毛泽东说:就是搞大会堂、十大建筑的那个人吧?这个人应该出来工作。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