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文章中心?>?文艺纵横

姚忠泰长篇小说《跨世纪的红土情缘》连载(145)

作者:姚忠泰 发布时间:2019-09-03 09:28:31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四、特色时代

145

  2012年国庆期间,李铁柱顾曼音老两口在赵洪涛戴庆岚老两口家里作客。这一对亲家之间,可以无话不谈,就在聊天的时候,李铁柱顾曼音老两口说起了南方大军区已退休某位副职领导招赘女婿黄友松的故事:

  与别的有钱人相比较,黄友松有点特殊。

  身材高大的黄友松现年五十二岁,老家在H省W市C区一个村子里。如今他简直不像农村出来的人,显得老成持重温文尔雅。

  年轻时,高中毕业后学过木工手艺的黄友松在周围四处干活挣钱。二十五岁结婚以后,他开始做点与手艺有关的房屋装潢生意,因为生性喜好吃喝玩乐沾花惹草,赚的钱经常没有多少结余,弄得不好时,还入不敷出。好在那时家里有贤惠的妻子刘秋香和乖巧的女儿黄晓玲,从来不挑吃穿,一家三口的日子虽然不算红火,但还算过得去。因为身体强壮性欲旺盛,又能说会道,他嫖女人,如同家常便饭。他牢牢记住了那句乡下俗语“老牛吃嫩草”,只要有机会,他就试着去做。一次,他带着徒弟为附近街上某歌厅装修房间时,当着徒弟的面,同数位年轻风尘女子搂搂抱抱打情骂俏,并且扒开一位的衣服……

  当初黄友松追求刘秋香,最主要的就是因为她的美丽温柔。也许由于婚后刘秋香家里家外辛勤操劳而又不太注意保养自己,结婚十几年下来,她的眼睛不像从前那样有神,头发泛黄,面容憔悴,连那胸脯也似乎瘪了下去,这些都让黄友松感到很失望,减少了夫妻做爱的激情,偶尔为之,也是草草了之,正因如此,在他的心里,悄悄发生着微妙的感情变化,换句话说,他已在嫌弃她。刘秋香也非傻子,不再对黄友松抱什么美好幻想,这样一来,她就把全部心思倾注在女儿黄晓玲身上。

  十年前的2002年夏初,四十二岁的黄友松有了重大变故。他所经营的装潢生意格外萧条,却依然保持嫖赌逍遥的习惯,甚至变本加厉,夜不归宿。一天早晨的时候,他没精打采一步一晃摸进家门紧接着唠唠叨叨,那一副样子,无疑又是在外面通宵抹牌输光了钱。多次苦口相劝无效、已经是心怀忧郁不满的刘秋香见他那一副窝囊相,一气之下二话不说地带着十五岁的女儿黄晓玲回了邻村的娘家。三天之后的一个下午,刘秋香独自回来,悄无声息地走到正在桌旁吃着泡饭的他跟前,丢下一纸离婚协议。初看上面文字的瞬间,他的心颤抖了一下,一会儿后,他平静下来。没有多少脾气、性情不算很坏的他自知理亏,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回敬妻子一句,容他考虑一天离婚的事情。

  第二天早上,黄友松在家吃过早饭,当着坐在一旁默默无语的刘秋香,认认真真在离婚协议上签了自己的姓名,接着到房里清了几件换洗衣服,然后净身出户去了。因为昨晚辗转反侧良心未泯的他想了很多,深感自己身为一家之主,却不是一个称职的好丈夫、好父亲,平日里自己心烦时,还打过妻子、骂过女儿,离婚以后,房子以及物件,都应该归妻子女儿。更为羞惭的是,他还欠着数万元的赌资,说不定哪一天,人家会上门找他索债,那样一来,妻子女儿都会受到连累惊吓不得安生。

  离婚出门之后,黄友松只得暂住亲戚家里,一段时间过去,能够去的亲戚家都住过了。这天中午,他正在表弟家吃着饭,突然听见外面一个熟悉的声音,像是债主找来了。黄友松急忙放下碗筷,赶紧着从后门溜了。

  溜出来后的黄友松跑到一处没人的安静地方坐了下来,思考着下一步怎么办。他觉得自己在本乡本土实在无法待了,想要到南方闯荡一番。这倒符合他的性格,从来办事果断不怕冒险,不是上天,就是入地,如果平淡活在人间,他不会甘心。决心已定,他来到附近一个侄女家向她借了五百元钱,立即赶赴H省城火车站买票,踏上当晚去南方G省E市的列车。

  第二日早晨G省E市站到了,黄友松慢慢走下列车。由于人地生疏无亲无故,疲惫的他显得茫然无措。走到路边一家小饭馆简单吃了一点东西,他脚步踯躅漫无目的地在E市里的街面上徘徊着。每到一个十字路口,都可见到他左顾右盼的身影。他既被五光十色的都市景象所吸引,又为自身极度窘困的处境而担心,真他妈的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小巷店内那些涂脂抹粉袒胸露背的卖淫女们嗲声嗲气的招呼声,太诱惑人了。如果不是囊中羞涩,他就会走进去放情纵欲发泄一番,可惜的是,他不具备这个条件。在缓缓的走动中,他默默懊恼不已。他眼看着口袋里面的那点钱只出不进逐步减少,未来的日子不知怎么过。整个白天,他的内心一直都在焦虑不安。夜幕降临,为了省钱他找到街上的露天公园,这样不用付费,歪倒在一张空着的长条木椅上,撒腿就睡,一夜醒后,便是明日天亮。

  就这样,黄友松在E市内过了六日。到了第七天晚上,他因为普通话不熟始终没有找到谋生的活儿,而所带的钱已经全部花光,心情沮丧极了。最让他难受的是,刚才在一个小摊上吃完晚饭,伸手往口袋里一摸,发现只有几块硬币,不够付账,他哆嗦着递过去,连声说对不起,哪知摊主对不能付足饭钱的他一顿奚落乃至责骂,若非自己人高马大,摊主几乎还要挥拳相向。想起往日在老家时,他从未受到如此奇耻大辱,恰恰相反,一些乡下人还会客气地喊他叫黄老板。走到露天公园长条木椅坐下,仍旧满怀憋闷的他回想自己近些日子以来的种种倒霉遭遇,不禁潸然泪下,深觉一个大男人沦落到如此境地,活着已无多大意义……

  正当黄友松胡思乱想、黯然神伤的时候,夜幕下晚风里传来一个女子断断续续的哭泣声。他本能地抬眼望去,左前方十数米开外的那片浓密树丛中,一个年轻女子坐在草地上边哭泣边喃喃自语什么。仿佛有一种强烈的牵引力,使他非常好奇地走了过去,发现对方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子,便用不熟的普通话轻言细语地问她为什么伤心。对方女子看到他是一个身材很大态度和蔼的中年男子,便情不自禁地哭诉起来。原来她是南方大军区某副职领导的小女儿,姓名吴良芬,二十六岁,因为刚被该军区某正职领导的瘸腿儿子以恋爱为名玩弄以后遭抛弃,痛不欲生背着家里来到公园将寻短见,如果不是黄友松来搭话,她可能就会割腕自杀。真是巧合,一对失意单身男女萍水相逢,时间合适,地点同样合适。两人没有想到,草地上一顿对话之后他和她竟然紧紧拥抱在一起……

  黄友松虽是出身农家,没有地位,当时还是流浪汉,但他白净面皮头脑灵活,倒也可算一表人才,对付女人他内外功夫不错,况且他已离婚,数日没有接触女人。

  吴良芬虽然相貌平平,一只大鼻两张鼓脸,但毕竟是高干家庭出生,身体健壮没有缺陷,二十几岁的未婚女,眼睛闪着光芒,况且比较丰满,胸部隆起不乏性感。

  失意男黄友松和失恋女吴良芬,在这特定的时空相遇,而且非常自然两厢情愿,好像是神话中的英雄救美。也许,这是冥冥之中的姻缘。很快,黄友松应邀进了军区大院吴良芬家,被招为女婿,皆大欢喜。对于黄友松而言,简直就是由地狱上了天堂。用乡下老百姓的话说,叫做他的祖坟冒了青烟。

  年已四十二岁而且流浪南国的黄友松,娶了二十六岁的高干女儿吴良芬,住在军区大院,日子过得称心如意,自不待言。同样性欲旺盛的吴良芬获得如意郎君,也是乐不可支。和谐一致的夫妻生活,巫山云雨快活无比。不久,吴良芬为黄友松一下生了双胞胎两个女儿。

  吴良芬是典型的女商人,做生意很在行。她从小读书成绩较差,二十岁勉强高中毕业以后学经商并且成为专长。她借助父亲的社会关系,倒腾各种紧俏物质,在遇见黄友松之前,她已赚有数百万元人民币。和黄友松结婚后,她更上城楼,充分施展赚钱本领,很快成了亿万富婆。近年来,吴良芬利用她的大姐夫在京城担任教育部副部长之便,拥有了G省教育厅所属各种教科书印刷业务的百分之六十股份,仅此一项,她每年可以坐收红利六千万元。加上别的进项,吴良芬收入更多。吴良芬的收入,从某种意义上讲也是黄友松的,此所谓夫妻夫妻,不分此彼。话说回来,吴良芬生意上的巨大收获,也有黄友松的一份功劳。平日里做生意,黄友松总是伴随吴良芬穿梭周旋于各种场合。英俊潇洒的黄友松鞍前马后来回奔忙,使吴良芬觉得很有面子,逐渐地,吴良芬带动了黄友松。

  自从进入南国E市这一新的环境,不知不觉地,适应能力较强的黄友松很有长进,他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视野开扩许多,痛悔原来的自己活得太没意思,身为男人,就该跻身上流社会,受人尊敬,安享荣华富贵,以后自己人生价值的体现,就是赚钱发财,将来回乡探亲,能够使父母脸上增光,甚至可以荣宗耀祖。他不再像以前在老家那样稀里糊涂过日子,而是主动接受夫人吴良芬的影响,做起了大买卖,一副儒商模样。因为资金雄厚,又有特别靠山,黄友松积极地参加社会应酬活动,结交了许多上层人士、名流政要、军界高官、商界老板等等。

  2008年春,黄友松吴良芬一家四口定居H省W市,他们新的住宅和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办公地点都在W市政府附近,十分豪华气派。这次,黄友松可是携巨款亿元回老家投资,正因如此,W市政协主动选举吸收他为该市政协委员,作为大明星招待。黄友松在W市的第一笔投资意向是,在老家乡下圈地三百亩,倘若运转正常,可以获利数亿。这种买卖如果没有相当大的实力,通常只能望尘莫,因为这是涉及到收购农民土地、住户搬迁、建房分期付款等一系列问题的工程,需要大量现金支付。目前黄友松所圈地内已开始建房,他还不忘顺便金屋藏娇,除了贪财,他还继续贪色……

  听着李铁柱顾曼音老两口讲述的这个真实故事,赵洪涛戴庆岚老两口也为整个社会包括军营里面风气严重污染而感到愤懑不已,军营腐败,等于自毁长城,长城被毁,亡国的日子就会为期不远。况且赵洪涛戴庆岚老两口前不久还还获悉,南昌市有两个中年厅级贪官厚颜无耻互相竞赛着处情妇一百多位。

  赵洪涛戴庆岚老两口、李铁柱顾曼音老两口都很清楚,多年以来文艺界问题越来越严重。充斥着影视荧屏的是帝王将相才子佳人、高官富商香车宝马、威猛嫖客风流妓女、婚外狂恋床上淫乱、暴力抢劫谋财害命、灯红酒绿醉生梦死,教唆人们进行违法犯罪。各种杂志封面几乎全是女人轻浮浅薄的媚笑、袒露的胸脯、翘起的屁股、雪白的大腿,挑逗男人们的性欲。书名《红高粱》(《大红灯笼高高挂》)《丰乳肥臀》《妻妾成群》简直就是诲盗诲淫低级趣味,吸引读者的眼球。泱泱五千年文明中华古国几乎成为色情文化民族,文化虚无主义泛滥成灾。瞧瞧,里面内容不言而喻,无非是地主老爷娶了许多房小老婆,她们之间为了受宠相互算计争风吃醋。《红高粱》《丰乳肥臀》作者竟然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凭的无非是让那些西方评委看了他的作品内容之后很开心,他把中国人性丑陋一面细致入微地展示给了那些以美国为主的洋人,洋人大饱眼福之余授给他一个诺贝尔奖,这个奖,可是不干净,因为作者人品欠佳,授者更是乐得看中国人的笑话。还有社会上一些人,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否定革命英雄如狼牙山五壮士刘胡兰毛岸英邱少云等,声称应该为汪精卫秦桧等着名汉奸平反昭雪甚至宣扬四大恶人刘文彩胡汉三南霸天黄世仁是好人。还有一些合法报刊上面,竟然大肆宣扬袁世凯如何有效地管理他的众多妻妾们。可见一个民族经济贫困能够很快迎头赶上,精神滑坡百年难以恢复。

  赵洪涛戴庆岚、李铁柱顾曼音两夫妇都为国家民族未来忧虑着,一致认为由于主流媒体淡化马列主义甚至否定毛泽东思想,部分体制内公职人员吃饭砸锅欺师灭祖推波助澜,严重腐败程度居于古今中外之最造成整个社会道德沦丧信仰崩溃国本动摇,同时他们两对夫妇共同寄希望于即将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期盼新的党中央能够有新作为,真正高举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旗帜,领导全国人民奋勇前进。

  (待续)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