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博文精选

梅子:高房价祸国殃民

作者:梅子 发布时间:2019-07-03 15:21:28 来源:梅子公众号 字体:   |    |  

  我们才刚刚富起来的中国,在14亿人民的绝大多数尚不算富裕的情况下,已经建起来足够34亿人住的房子却还在建,而房价总体看涨,阶段看微幅波动,这无论如何都不符合市场经济规律;中国的开发商绝大多数白手起家,基本上利用别人的钱发展房地产事业,却也获利惊人,再生产的胃口更惊人,所以负债率居高不下,这已是普遍现象,但却不乏“捂房”、“惜售”之徒,形同赌棍,这种现象很奇怪;中国的“刚需”往往“六个钱包”才凑齐首付,同时把自身变作“房奴”,接下来的二、三十年不得不省吃俭用、量入为出,在还贷压力下,终生变做一粒粒喘息的尘埃,却还是一个个乐此不彼、争先恐后,这种情形很怪异;中国的炒房者靠投机尝到了甜头,越来越上瘾,起初靠自有资金炒房,后来借贷炒房,更有甚者,还有的借地下钱庄的高利贷炒房,竟完全觉不出正玩着“击鼓传花”的游戏,涉足险境而不自知,这种情形很悲哀。但各方对赌,早已打成了死结。

  小县城房价每平过万,在一线城市动辄每平十万八万,一线城市的黄金地段每平恐怕得二、三十万。看数字,对几年能够翻一番,说法不一,可二十年前,几百、几千一平方,人们还是有印象的;现在的房价很离谱,多年前已成共识,没人不认可这个现实;靠炒房着实发达了一大批人,这也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遂带动全民投机炒房,只要你有相关能力,能筹集到足额资金。而另一方面,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既没有全线飘红的股票,也没有只涨不跌的商品,更没有只赢不输的赌局,事实是中国房地产经过二十多年的上涨,更加趋于饱和,现在城里的家庭几乎家家都有几套房产,而外来人口又买不起房,而真正想以小换大、以旧换新的“刚需”家庭越来越少,一旦投机需求退却,房价自然大跌。这意味着当城市居民的需求释放完毕,是最大的利空,到时还不知有多少投机客会像鱼一样被晒在岸上。

  这意味着:看市场,只要“物以稀为贵”的经济规律起作用,中国的房市就随时垮塌,房价就难逃断崖式崩溃之命运,资产将变作“负资产”,让绝大多数房奴资产归零,一夜回到解放前。当局肯定不允许这种状况出现的,因为这危害社会稳定,“稳房价”就不得不成为阶段性举措,可即便这样,那也让“想做房奴而不得”的一大批望房兴叹,永远被打翻在地爬不起来,于是乎拿“房住不炒”画大饼,看似远期目标,“回归住房的居住功能”,而短期肯定做不到,经济已走入深水区,很难回头。这其实是两个阶层在对赌。有人说中国的社会各阶层有很多划分方法,可以划分为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可以划分为有房阶级和无房阶级,还可以划分为有妻阶级、无妻阶级,甚至还能划分为有后阶级、无后阶级等等,这实际是说气话,但不完全是说气话,在摁住房价的前提下单纯靠印钞纠正错误来不及了,经济危机有周期,入了市场经济的“乡”,就要随市场规律的“俗”,对于前朝种下的因果,你只能概括承受,尽管这早已是“不可承受之重”。

  那么是什么因素才导致房价暴涨的?微观上看:第一,房地产泡沫的根源在货币泡沫,货币严重超发,导致贬值,经过市场的光环效应放大,必然导致固定资产价格暴涨。在反复QE背景下2008年的四万亿已被历史证明,它制造了一个更大的泡沫,到目前为止中国的供给侧改革一直为其擦屁股善后。当前,既得利益集团仍然摇旗呐喊妄图胁迫央行再来一次六万亿,只要放水,房价必涨,一轮轮大水漫灌,次贷危机必来,房价必断崖式崩溃,市场靠经济规律对房地产进行暴力清算。第二,外汇减少一万亿,对应人民币无疑应该注销六万亿,但这笔钱不但没注销,且无度加印加杠杆,然后被拿出来搞棚户区改造,起初说货币化安置30%,一年后增加到50%,棚改撬动需求制造上涨预期,配合投机者制造恐慌,最后大放水,肯定会大幅度加速房价上涨。第三,人类的贪婪和投机本性。前两、三年,不少人原本要卖房,棚改导致涨价了,马上不卖了,反而贷款又买了一套;原本卖八千,周围涨价,改一万,一看问的人挺多,马上改一万五,直到现在,房还砸在手里,然而,房地产有价无市,一万已无人问津了。

  什么因素才导致房价暴涨?从根本上说在于城镇化,城镇化的发展是城市化,房价暴涨的原因归根结底在资源捆绑,不买房你就不能在城市落户,不买房你就不能享受到城市的公共服务,不买房你就是农民工,在城市永远边缘化。我们必须了解,房价涨并不是因为钢筋水泥人工费等组成的建筑本身在涨,也不是表面上看到的房地产用地作为稀缺资源在涨,而是房屋所在区域的资源在涨,资源上涨带动地价飞涨,而房屋又与户籍捆绑,户籍又是享受城市资源的门槛。2018年之前,你要享受一个城市的教育、医疗、卫生等公共服务就必须在这个城市落户,但购房普遍是落户城市的先决条件,你要享受这些城市公共服务的“刚需”,就必须买房,你要靠这些“刚需”提升自身的生活品质和生命层次,就必须买房。这些公共服务要么不对无户籍居民开放,要么开放力度很小,等于逼人买房,房价不能不涨。

  当买房成为阻挡落户的最大障碍,偏偏“农二代”厌倦了务农而中小城市的居民子女对大城市产生了无尽向往,于是他们作为独生子女纷纷以“不结婚”为借口向自己的父母进行胁迫式威逼,于是享受城市公共服务资源就成为社会大众的最大动力,于是捆绑户籍成为人们享受城市公共资源的高墙。本质上,房价之所欲不断暴涨,就是既得利益集团捏住城市资源这个“刚需”待价而沽,正因为公共资源被房地产捆绑成“刚需”,使拥有房屋成为占有资源等价物,进而成为进城准入证,甚至是结婚的先决条件;这个“刚需”被既得利益集团捏死反过来要挟刚需住房者,利用房价上涨不断敲骨吸髓,压榨劳动群众的微薄收入,这也是房地产这个没有丝毫科技含量的传统产业能够二十多年来产生最大暴利的奥秘所在。地方权力,只是帮凶。

  房价暴涨及其居高不下造成的后果是严重的:

  第一,催生“土地财政”,进一步催生并滚大“地方债”,进一步催生“形象工程”并迅速膨胀干部队伍,杀鸡取卵,寅吃卯粮,土地一卖七十年,这么做就把子孙的发展余地吃没了,间接把子孙吃了。

  第二,房地产畸形繁荣造成所有产业唯一极独大,盈利快,赚钱稳,还干着轻松,这就对各部类实体企业落井下石,抽干它们的再生产资本,大家一起做发展商,或者炒房,这营生无需高科技。

  第三,高房价起码剥夺了两代人的幸福,让“房奴”起早贪黑红着眼挣钱还贷,心理压力难以摆脱,想象力和生活品质大打折扣,还让他们的父辈老来无休兼无养,必然在贫困和恐惧中困顿致死。

  第四,高房价衍生社会绝望感,全民迷恋投机取巧,从而失去勤劳、节俭的朴实本性。2018年2月,国内三大房地产商在国民经济衰退、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负值的情况下,依然获毛利30%,之前的暴力自不必说,必然更高更吓人,老百姓为了享受更好的资源才拼命赚钱买房,却发现收入永远赶不上房价上涨速度,可很多人买房为了住而不是为了炒作,这个梦想渐行渐远,逐渐变得遥不可及,当社会赏罚方向与勤劳致富相背离,人心将会怎么变,这不难想象。

  第五,房价暴涨及其居高不下很容易导致不婚不育。这不是为人耸听,而是现实使然,而且有例子可循的。如果房价持续暴涨,最大危害就是适龄男女的不婚不育和国民经济的整体绝育,这种情况,在日本已经发生过。对个人来说,据调查,在日本不但结婚生育率止不住连年下降,而且四十岁以下的成年人群中,处男和处女高达四分之一。与上世纪九十年代相比,三十岁左右的性行为减少,不敢结婚不敢生孩子的越来越多。之所以出现这种令人咂舌的情况,就因为经济停滞、收入减少,房地产价格大幅度推高生活成本,维持婚姻和养育孩子的成本越来越高,面对现实,便只好选择不婚不育。现在很多日本青年终年以澡堂为家,生活潦倒,活的像条狗,他们连自己都养活不起,在男权社会的日本又如何养活妻儿并承担起丈夫和父亲的责任呢?请不要认为这一幕仅仅日本才有,当我们观察中国社会,大龄男女越来越多,婚龄普遍推后,“丁克”再不是稀罕事,有多少女子三十几岁就闭经?有多少男子不到四十就阳痿?加之不婚不育,也在逐步扩大,更别说男女比例失衡三、四千万了。我国在实行计划生育多年后,全社会进入老龄化,不得已才放开二胎,可敢于生二胎的在哪里?乡下。农村。越大的城市越不生。不敢。养不起。所以,单纯号召生育,纯属站着说话不腰疼,若房价继续暴涨,绝育怎么制止?

  第六,房价暴涨及房地产的畸形繁荣必造成房地产绑架银行、银行绑架权力,你敢让房价下跌,那就只有一个结果:房地产给银行破产、银行给地方破产,前者给银行抵破烂,后者戳破地方债,但在银行和地方破产前,早已给“房奴”破产了,房地产泡沫戳破了。

  第七,这是一个根本的问题,共和国的土地不是买的,也不是从大清或民国继承来的,但却是土地产权拥有者,其中有些是打土豪拿的,有些是赶跑老蒋获得的,却也有些是贫下中农手中的,可当初是搞公有制,再之后,经翻来覆去一折腾,共和国的创建者成了什么?

  前六条尽管也要命,这最后一条,最值得深思。

  怎么走出困局?上头也在深思,冷手捧着个热煎堆,拿不起,放不下,急不得,慢不得。不能一下子摁倒房价,否则,“房奴”资产一旦变作负值,老百姓一定上街;也不能放任自流,两极分化爆炸式形成本已要命,如果让“想做房奴而不得”的另一半彻底绝望,照样保不住社会稳定。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单单一项房产税都千呼万唤出不来,便不再奇怪。现代化必然城市化,走的太快,不仅大城市对中小城市、中小城市对农村虹吸,逆城市化也在进行中,据调查:从2015年全国房价普遍上涨,东部沿海城市已飙升两到三倍,这已远远超过居民收入所能负担的极限,全民家庭杠杆接近54%就是这么来的。而棚改新政实行之前房价下跌也是因为“刚需”被房价暴涨榨干所致,北京春运结束后流入人口首次出现负增长,全国900个城市其中160个人口净流出,这种情况若持续,那就是逆城市化进程,城市的创新活力和经济发展必然受挫,黑天鹅飞过,可能泡沫破灭。

  治国有如烹小鲜,必须慎重,譬如前一段大城市完全放开落户条件、特大城市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以及最近一段时间的住房租户也能享受城市公共资源等,这都有的放矢,从根本上采取措施稳房价。

ea6b28650eef4a5c853d002705479940.jpg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